我以黑科技证道(穿越 修真)——西兰瓜
时间:2021-03-07 09:50:12

  听到裴瞻顿了一下,陆衍眨眨眼,没等问出来,裴瞻接着说道:“更可况,等你踏入修行之路,闭关数十年如家常便饭,趁着还小多过几次生辰。”
  裴瞻所在的山峰上有一池温泉,加持了阵法,灵气四溢,对身体大有益处。
  送到温泉,裴瞻没有在旁边陪着,而是留下一道印记,便转身给陆衍找衣服去了。
  陆衍全身泡在温泉中,只留个脑袋浮在水面上,望着天空。
  他从前看过几本修仙小说,最终主角的目的都是寻求飞升踏碎虚空,陆衍本来就是一个人生活,对回家这回事没有什么执念,但他对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有些好奇。
  尤其是在点破医谷弟子阵法有误以后,陆衍基本确定了自己这一双眼睛有问题。
  陆衍并不是在看天,而是在看天空中复杂交替的线条,这种线条的某种排列组合,在医谷弟子的口中称为“阵法”。
  一尘道人衣服上的符文、神造化宗的大阵、水镜之间的连接……
  陆衍有一种直觉,这些所谓的符文和阵法都是从天空中繁复的线条中演变而来。
  如果有朝一日陆衍找到这些线条的规律,是不是有可能解决自己究竟为什么来到这里的问题?
  陆衍捏捏胳膊上的一点点肉,眯起眼睛细细描绘着每条路径的轨迹。
  ——别说,这线条金光闪闪的还挺好看。
  **
  除了贴身衣物,裴瞻带回一件纯白色的道袍,用顶好的天蚕丝织成,上绣着金色符文,柔软有韧性,能抵挡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搁外面能卖出天价。
  陆衍当然不知道这一件道袍有多贵重,他洗干净以后,眉眼看起来十分俊秀,只不过还是瘦了些,道袍穿着有一点点大。
  裴瞻用灵力烘干陆衍的头发,掏出一根木簪把头发扎成一个丸子头,做完这一切,他又拿出一个小玉瓶晃了晃,递给陆衍:“这是医谷的师伯所说的丹药,我已经用灵力化开,现在服用刚好。”
  陆衍接过来,干脆利落一口闷,反正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更不怕有人害他。
  丹药化成的液体入口后就化作一团轻柔的灵气,顺着经脉在身体内散开,只消短短一瞬,陆衍感觉四肢百骸都充盈起来,不复之前的虚弱。
  见效好快。
  陆衍眼睛亮闪闪的,嘴巴特甜:“谢谢掌门师兄!”
  裴瞻眯着眼笑,对这一句“掌门师兄”很是受用:“那阿衍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阵法出错的呢?”
  陆衍一手遮在额头的位置,若有所思看向天空。
  天空中的线条是有规律的,以陆衍现在贫瘠的修真知识暂时解释不清,硬要类比的话,天上飘着一堆只有陆衍能看见的数字和符号,随便拿两个出来就能组成一个等式,等式成立则是符文阵法。
  说实话,陆衍那句“多了一笔”大部分是猜测。
  以水镜的角度,他看不见阵法,连画阵法的人也只能看见半个,但陆衍能看到那个人在画阵法时手臂的弧度,手臂在运行间有个很明显的停顿,似乎不受控制般突然一撇,在那个瞬间,陆衍脑海中灵光一闪,有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这个阵法画错了。
  至于是哪里错的,很可能是撇出来的那一笔。
  陆衍很难解释这种直觉,他一手抵住下巴,目光转向天空,眼睛微微睁大,下意识说道:“好像有雷……”
  裴瞻抬起头:“什么雷……我去!”
  远处,黑云席卷而来,中间闪烁着几道银白色的雷光,每一个呼吸间都会涨大几分,伴随着狂风与呼啸,黑云里酝酿的雷龙也越来越大,仿佛要把天幕撕出一道裂缝。
  裴瞻当然见过这阵仗,倒吸一口凉气:“元婴雷劫……拂衣!”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从空中迅速掠过,快到眼睛只能捕捉到那一点红色。
  黑云不管不顾,直接跟了上去,行至半路,雷龙再也控制不住,轰隆一声落下,一半力量被神造化宗的防御大阵拦住,另外一半直直地劈向半空中那个红色身影。
  “轰——”
  就算隔得很远,陆衍也能感受到其中的震撼。
  红色身影避也不避,正面迎上,瞬间被雷龙吞没!
  下一刻,第一道雷消散,那个红色身影不知道从哪钻出来,拍拍屁\股晃晃悠悠接着飞远了。
  陆衍:“……”
  好身手!
  裴瞻挥手用掌门印记关闭防御大阵。
  神造化宗的防御大阵实打实用一条灵脉供出来的,可扛不住元婴雷劫这么一顿劈。
  关闭防御大阵,裴瞻准备跟上去,刚动了一下,感觉到有什么拽住了衣角。
  裴掌门低下头。
  只见陆衍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裴瞻的道袍,还不到裴瞻大腿高的小豆丁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嘴唇一抿:“掌门师兄~~”
  还故意拖长了尾音,更显得又可爱又可怜。
  裴瞻:“……”
  裴掌门哪见过这阵仗,认命地抱起陆衍,足尖一点腾空而起:“安心待在我怀里。”
  陆衍抱住掌门师兄的脖颈,乖乖点头:“嗯嗯!”
  黑云继续酝酿第二道银龙,时刻紧跟着那道红色身影。
  裴瞻没有靠太近,抱着陆衍解释道:“按辈分来讲,正在渡劫的那个是我师妹,也是你师姐,名字叫拂衣,她是宗门中唯一一个剑修。”
  话音刚落,红色身影落在一个光秃秃的山头上,第二道雷劫对着拂衣的方向,带着万钧之力狠狠劈下!
  拂衣手中长剑出鞘,奔腾的剑意并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与雷劫猛然对上!
  陆衍叹为观止:“你们渡劫都这么莽的吗?”
  剑不出意外由金属锻造,而金属导电啊!
  裴瞻倒不是很担心拂衣,他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中,说道:“剑修需要在雷劫中淬炼剑意,剑意则是道途的根基,拂衣渡的是元婴雷劫,需要劈满三九二十七道,还有的等。”
  银白色的雷电被锋利的剑刃劈成两半,红色身影长剑一甩,伫立在天地间,似乎是在对着天挑衅:就这?
  黑云暴躁起来,不断翻滚,一道又一道的雷电形成一张大网,把拂衣困在里面,怼着头一顿乱劈。
  红色身影不复刚才的潇洒,提着剑被劈得满山头跑。
  陆衍:“……不仅莽,还苟。”
  以裴瞻的修为当然能听到拂衣一边跑一边骂骂咧咧,他不明白“苟”是什么意思,但从小师弟微妙的神情中体会到了什么,便说道:“雷劫对肉\体大有裨益,多劈两下有好处。”
  陆衍好奇道:“如果有一种东西可以躲避雷电,那能算渡劫成功吗?”
  比如避雷针。
  裴瞻平视着陆衍的眼睛,声音平和认真:“修行本就是一步一劫,万万没有走捷径的道理,雷劫可以淬炼灵魂、考验道心、磨炼身体、从中领悟法则,若无雷劫锻体,那没有人可以承受晋级之后的灵气倒灌,必会爆体而亡。如果连直面雷劫都不敢,那也没必要踏入修行之路了。”
  陆衍似懂非懂思考一会儿,大概理解了掌门师兄的意思。
  雷劫就像是一种针对个人的大型考试,及格就升级,挂科就是真的挂了,若用了避雷针就等于考试作弊,被监考老师也就是天道发现后会当场直接挂科。
  明白了雷劫是怎么回事,陆衍接着问道:“如果渡劫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一起会怎么办?”
  裴瞻回答道:“会被天道视为挑衅,雷劫威力会更大,陨落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陆衍见拂衣转着圈跑也没敢跑出山头的范围,挨一道雷就爬起来接着转圈,活力四射的样子实在没看出雷劫对对方来说是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情。
  直到雷电再次开始蓄力。
  拂衣盘腿坐下,长剑立在她的身边,剑尖朝下,微微浮起。
  裴瞻正色道:“来了,借助最后两道雷劫的力量碎丹成婴!”
  陆衍看见黑云中银浪翻滚,周边天空上一道道线条慢慢并入黑云里的雷电之中,刹那间,线条组成一个繁复的文字,却在劈下的瞬间分解成细小的颗粒,映得雷电都附上一丝金光,咆哮着将拂衣淹没。
  “轰——”
  巨大的气浪翻滚,雷电噼里啪啦以拂衣为中心向外蔓延。
  这一道雷还没有消失,最后一道接踵而至!
  陆衍看着同样的金色线条再次组成一个文字,下一刻,一束微弱的紫色光芒轻轻落在文字之上,刚组合而成的金色文字被紫色光芒吞噬殆尽,那紫色的光束盘成一个圆圈套在雷龙之外,一个更加复杂的符文隐入雷龙的身体中。
  裴瞻在看到雷电身上透着紫光的时候身体一僵。
  “嘶——”
  陆衍捂住眼睛,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刺痛,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
  裴瞻抱住陆衍,语气急促:“小师弟?”
  陆衍缓了缓,把手拿下来,仍旧闭着眼睛:“我没事,那个紫色的是什么?”
  准确来说,是那束紫色光芒画出来的符文,似乎藏着更强的力量,在符文还没有成型时,陆衍的眼睛便本能地发出抗议。
  山头上,拂衣一动不动,身旁的长剑嗡嗡作响,在最后一道雷降临之前拔地而起,剑尖朝上。
  蒙上一层紫色雾气的雷电并不惧怕小小的兵器,像一座山一般,呼号着连人带剑一起压在下面!
  裴瞻轻声说道:“你没有修为,我也不知你为何能看到,金丹、元婴、化神分别渡一九、三九、六九雷劫,那个叫做紫冥雷劫,紫为上,冥为下,只有突破元婴才能看见,也是化神期六九雷劫中的最后一道雷劫……”
  紫为上,冥为下。
  上为天,下为地。
  近千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折损于化神雷劫最后这一道紫冥雷劫中。
  陆衍明白了裴瞻没说完的后半句话,以未突破元婴的修为去硬抗紫冥雷劫,危险不言而喻。
  但没有人可以干涉渡劫。
  天空中的黑云逐渐散去,冥冥之中,陆衍听到“嗡——”的一声。
  像是飞鸟震动翅膀,又像是蝉在耳边鸣叫,清晰得不可思议。
  裴瞻知道这是什么。
  是剑鸣,拂衣的剑鸣。
  剑修与剑本命相承,剑在人在。
  “嗡——”
  剑鸣声越来越大,汹涌的剑意从里至外突破桎梏,以无比锋利的姿态斩断雷劫!
  天地灵气在此刻翻腾起来,源源不断的灵力被拂衣吸收,内敛于体内。
  山下,有弟子伴着四散的灵气席地而坐,打坐参悟。
  拂衣自飞扬的尘土间缓缓起身,身上的红衣被劈出几个焦黑的窟窿,她也不在意,身体伸展,发出一声愉悦的长啸,伸手召回自己的本命长剑,抬头看见给自己护法的裴瞻,精神奕奕地踩在剑身上,像阵风一样飞了过来。
  陆衍揉揉眼睛,听见这声长啸才睁开,迎面看见一个爆炸头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陆衍:“……”
  嚯。
  拂衣头发上还有一点电光没散干净,捂着头尽全力把自己被雷劈得炸开的头发往下压,见到裴瞻怀里的小朋友睁开眼睛,控制不住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惊呼:“师兄,几天没见你儿子竟然这么大了!”
  裴瞻:“……”
  陆衍:“……”
 
 
第3章 
  陆衍穿越过来不到一天,在喜提师父后,又喜提老父亲。
  修仙之人筑基以后成长会停止,裴瞻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样子,实际上已经是个百岁老人了。
  一个百岁老人,守着宗门,没道侣没孩子,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神造化宗没有剑修,拂衣整天在外面找人打架,确实有段时间没见裴瞻了,尤其裴瞻怀里的小孩穿着一件跟他同款的白色道袍,拂衣刚渡完劫被电光闪得眼晕,看岔了也情有可原……吧。
  裴瞻唇角带着笑,如沐春风般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拂衣打了个冷颤,怂不拉几立刻低头:“师兄我错了。”
  陆衍看看裴瞻,又看看拂衣,莫名感觉这对师兄妹之间才更像是老父亲和他的熊闺女。
  拂衣晃着爆炸头,一点形象也不要。
  陆衍忍了忍,到底没忍住伸出手指,想要摸摸拂衣那看上去手感很好的爆炸头。
  雷劫没过去多久,还有残余的力量在拂衣身体上游走,突破元婴之后,境界更上一层楼,拂衣根本不把这一点小电光放在眼里,就当挠痒痒了。
  可陆衍不一样,但凡有点修为的都看得出来陆衍是肉体凡胎,不曾入道,就算只剩一点威力的雷电也会对他造成伤害,甚至有可能损害根基。
  拂衣本来就很好奇裴瞻怀里的小孩是谁,特意离得裴瞻很近,两个人都没有预料到,陆衍会直接伸手去碰。
  柔嫩的指尖接触到游离的电丝,那一点点银白色的电光像是一条条小虫,跟陆衍的手指轻轻对上,随后一甩尾巴,迅速朝着相反的方向褪去,如同见到天敌一般。
  拂衣只感觉到身体一阵轻松,连雷劫可能带来的暗伤仿佛被一并带走,刚突破元婴后周身不稳定的灵气彻底抚平,识海都只剩清静。
  裴瞻看得更加清楚,那一丝电光分明在陆衍的手指上微微缠绕,裴瞻有种诡异的直觉,雷劫残留的力量像遇到什么喜欢的事物似的,小心翼翼不敢伤害,只触碰一下就心生欢喜。
  陆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裴瞻伸出手捏住陆衍脉门,温和的灵气顺着经脉游走一周,并未发现什么隐患。
  小师弟懵懵懂懂地举着手指,还不信邪地又摸了两把拂衣蓬松柔软的头发。
  陆衍眼睛亮晶晶:“手感好好!”
  拂衣松松骨头,对身体的变化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见陆衍没事,主动把怀抱张开:“来我这里,随便你摸头!”
  陆衍果断叛变。
  小孩被拂衣抱在怀里玩起头发,裴瞻有些不适应地动动胳膊,陆衍很轻,抱起来感受不到什么重量,但小孩离开后,才发现怀里空落落的。他掩饰般一手握拳放在唇边咳了两声,说道:“我们得去一问师叔那里一趟。”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