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黑科技证道(穿越 修真)——西兰瓜
时间:2021-03-07 09:50:12

  上一代只有两位太上长老留在宗门,一是陆衍的师父一尘道人,一是不方便外出的一问道人。
  裴瞻飞得慢悠悠的,先给拂衣简单说了一下陆衍的来历,又给陆衍介绍着宗门结构。
  神造化宗是炼器宗门,修仙界流出去的法器有一大半出自这里,陆衍目力惊人,趴在拂衣肩头往下看,还能见到不少穿着灰色道袍的弟子不停地炸什么东西。
  裴瞻解释道:“炼器跟炼丹类似,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错,刚入门的弟子不会接触等级太高的东西,炸多了就熟练了。”
  这话神似陆衍当年上学的时候,老师说多做题,做多了什么题就都会了。
  说话间,已经到达目的地。
  一问道人所在的山峰种满了竹子,远远看去青翠一片,自由生长,颇为茂盛。
  裴瞻落地,拂衣收起长剑,安安静静朝着竹林中的木屋走去。
  还有两三步远的时候,木屋的门缓缓打开,只见一个头发雪白,面容却如青年的人手持一枚黑子与一尘对弈,他穿着一身广袖,轻轻落下最后一枚棋子,笑道:“师兄,承让了。”
  一尘道人把手里剩下的白棋往棋盘上一扔,哼哼道:“跟你下我就没赢过。”
  一问道人轻拂棋盘,上面的黑白棋子自动分开,落在各自的罐子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转过头,正对着大门的方向:“恭喜小拂衣突破,怀里的可是小师侄?”
  陆衍这才发现,一问道人不止头发雪白,连眉毛和睫毛都是雪白的,他嘴角带着笑意,望过来时眼睛却空空荡荡没有焦距。
  这个人看不见。
  一尘道人大笑:“没错,是不是跟我很有缘!”
  拂衣把陆衍放下,跟裴瞻一起行礼:“一尘师叔,一问师叔。”
  “好好好,”一问道人从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一枚小印章,拇指一弹,扔给拂衣,“送给小拂衣的突破礼,拿着找你一岳师叔,让他好好给你的朝暮剑再回锻一次。”
  拂衣双手接过印章,宝贝似的揣进自己的乾坤袋里,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一尘师叔!”
  剑修是出了名的穷,每一次回锻本命剑用的都是又贵又稀有的金属,尽管帮忙回锻的是亲师叔,拂衣也做不出让人倒赔的事,只能苦巴巴到处赚灵石,君不见拂衣穷得把自己的山头的草皮都扒掉卖了。
  一问道人也送了礼,招招手示意陆衍过来。
  陆衍不明所以,乖乖走过去。
  一问道人挥手把棋盘收进乾坤袋,把一张纸拿了出来,道:“我推算了你的生辰,应当是二月初二,是个好日子。”
  今年的二月初二还没到,陆衍这幅身体还不到五岁。
  陆衍眼皮一跳,心底隐隐约约有个猜测:“可以给我一面镜子吗?”
  琉璃镜中,小孩穿着白色道袍,头发用木簪扎了一个小揪揪,面颊偏瘦,更衬得漆黑的眼睛仿佛深不见底。
  良久,陆衍放下镜子。
  他现在可以确定,自己这幅身体是原装的。
  陆衍小时候只过农历生日,二月初二龙抬头,老人们都说这是个好日子,可陆衍小时候过得跟这个好日子丝毫不沾边。
  营养不良、低血糖、贫血,五岁的小孩还比不上刚上幼儿园的三岁小娃娃。
  就像现在这样。
  除了这双眼睛。
  那边,一问和一尘在商量收徒典礼的事情。
  一问掐着手指,道:“今天是冬月十一,五天后是冬月十六,很不错。”
  裴瞻适时开口:“梦机传信给我,说三天后回宗,按他的性子,估计两天后就回来了。”
  这是指裴瞻的大徒弟沈梦机,中洲大雪三日,妖兽耐不住寂寞出来搞事,便由掌门首徒带着弟子下山除妖,顺便可以帮助除雪。
  一尘道人打出两道符,拖着长长的尾巴分别飞向两个方向:“我给不在宗门的两位师兄传了信,我收徒,他们人可以不到,但贺礼不可以!”
  拂衣数着自己的小金库,悄悄跑陆衍旁边,小声道:“小师弟,要不我剪一把头发给你当贺礼怎么样?”
  陆衍:“……”
  陆衍真诚说道:“师姐,心意我领了,但大可不必。”
  剪下来的爆炸头没有丝毫灵魂!
  **
  冬月十六,诸事皆宜。
  一尘道人所住的地方叫做闲照峰,周边全是用石头摆出来的大大小小的阵法,此时,阵法缺了一个角,开垦出一小块地,不知道种了什么。
  陆衍可以回答,种的是一种类似小麦的粮食,藏在神造化宗的仓库中已经很久,能不能发芽还两说。
  这五天来,除了调节身体所用的丹药,陆衍全靠辟谷丹续命。
  谁能想到,堂堂大宗门,竟然!没有!粮食!
  修士讲究的是体质纯净,而食物中或多或少会带有杂质,对修行不利,筑基以后便可以辟谷,筑基以下可以磕辟谷丹,一颗管三天,省时省力省肚皮。
  但丹药带来的饱腹感跟食物带来的幸福感根本不是一码事!
  最终还是掌门首徒沈梦机听说一尘师叔祖要收弟子,特意从山下带回两根糖葫芦,才缓解了陆衍吃不到东西带来的焦虑感。
  收徒仪式在一尘道人的闲照峰举行,为了方便弟子们观礼,一尘道人特意撤了阵法。
  神造化宗的太上长老收徒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
  修仙界宗门众多,若每个长老掌门收徒都大办特办,那修士们也不用修炼,天天参加典礼得了。
  话虽如此,与神造化宗交好的,与一尘道人相识的,皆差人送来了贺礼,祝一尘长老喜得爱徒。
  一尘道人特意用玉冠束发,换了一身道袍,黑色打底,金线锁边,背面暗纹弥漫,显得有些散漫的一尘道人看上去庄重异常。
  陆衍没换衣服,神造化宗以黑色为尊,只有正式拜师入门,才能换亲传弟子才能穿的黑色道袍。
  一尘道人坐在首位,门外还有弟子们在观礼。
  “你可愿拜我为师?”
  首座上的人这样问道。
  陆衍没有跪,也没有立刻答应,他眼睛中有其他人看不见金色的线条在缓慢变化,似乎到了临界点,只要陆衍点头,命运便会拐到另一条道路。
  一尘道人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给陆衍扎小揪揪的裴瞻面带微笑,一问道人看不见,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是送给陆衍的贺礼,拂衣悄悄对陆衍眨眨眼,示意他不要紧张。
  陆衍弯腰作揖:“弟子陆衍,见过师尊。”
  轰——
  金色的线条无声炸开又重组,像是缤纷闪耀的万花筒,又像是在引爆的烟花,璀璨夺目。
  一尘道人大笑一声:“好!”
  拂衣穷到没有贺礼送,自告奋勇给小师弟端道袍,她的爆炸头消失不见,柔顺的长发用一根簪子挽起来,朝暮剑背在身后,空出两只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件黑色道袍,叠得整整齐齐。拂衣蹲下身,说道:“小师弟好。”
  陆衍双手接过,笑着回道:“师姐好。”
  道袍不能马上换,陆衍碰了碰又被原封不动地拿回去,等仪式结束,就能换上了。
  最后一项是测灵根。
  用的是祖传的一块五行石,只要触碰上,就会发出对应灵根的颜色。
  还是拂衣端出来的。
  五行石分量不小,有半米高,拂衣搬着轻轻松松。
  果然不愧是剑修!
  陆衍伸出手,触碰那块五行石光滑的表面。
  所有人屏住呼吸,期盼着五行石光芒大盛。
  一个呼吸间过去了。
  两个呼吸间过去了。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五行石一动不动。
  陆衍:“……”
  胳膊有点酸。
  门外观礼的弟子小声对着同伴咬耳朵:“这……小师叔不会没有灵根吧?”
  裴瞻默默跟一尘道人对视一眼,看到了相同的沉重。
  沉重之余,裴瞻还有些疑惑。
  陆衍体质纯净,经脉宽阔,对阵法有天生的洞察力,接触雷劫余威而没有收到任何伤害……种种迹象表明,这是天生的修道者,不应该会是这个结果……
  五行石没有反应,便说明没有灵根。
  修仙之人以灵根为基础,若没有灵根,便不能入道。
  拂衣接收到掌门师兄的眼色,立刻把五行石搬到一边。
  一尘道人从怀里掏出一枚亲传弟子令,说道:“小阿衍,你是我的弟子,无论你天赋怎样,我必会庇护你一生。”
  陆衍没有沮丧,他听到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灵根是入道的唯一吗?”
  不,不是的。
  别人可以这么想,但陆衍不会。
  “谢谢师尊,”陆衍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师尊可以借我一支笔吗?”
  笔?
  一尘道人正要翻乾坤袋,一旁的一问道人把手中的盒子打开,道:“小阿衍,这是我送你的贺礼,看看合不合适?”
  盒子中是一支笔,笔身是深到极致的墨绿色,笔头纯白圆润,带着一点小尖尖,笔身与笔头之间几乎看不出连接点,灵气内敛,不是凡品。
  一问道人轻轻一送,那支笔被灵力托着送到陆衍面前。
  “这是我闲暇时炼制的,”一问道人看不见,却能准确知道陆衍的方位,语气中带着怀念,“当年我年少气盛,去挑战一只三千年修为的狼王,幸而得到狼王尾巴尖上一小撮白毛,我不知有何用处,便砍了刚破土不久的天竹,做了这一根笔,不曾刻上阵法,也不曾取过名字。”
  拂衣默默流下不争气的口水,羡慕得眼睛都要红了,这一支笔如果流落到外面,完全不是价格能够衡量的。
  那只三千年修为的狼王只有尾巴尖一小撮毛是白的,保存着狼王一丝精魄,宝贝得不行,谁碰谁死。而天竹是一种竹子的名称,这种竹子一旦发芽无坚不摧,只会朝着天空不停生长,所以叫天竹。
  一刚一柔,则至刚至柔。
  陆衍双手接过那支笔,他握笔的姿势并不标准,手悬至半空,写下第一笔。
  那是一个点。
  那一点在半空中闪烁着最纯粹的金色,如熔岩一般流淌。
  陆衍的手很稳,手背上青筋冒出,他回答着心底的声音:“灵根不是入道的唯一方法。”
  裴瞻霍然起身。
  “若没有道心,灵根又有何用。”
  陆衍看到一道道线条,线条不断排列组合成一个个等式或一个个文字,所有等式所有文字此刻在陆衍的笔下聚集。
  一道风穿堂而过。
  天地灵气环绕起来,雀跃地围着陆衍小小的身体,逐渐掀起一阵灵气狂潮!
  陆衍一动不动,他头上有汗往下滴,胳膊酸痛,每一笔的运行都要耗尽他所有的力气,但他不能停。
  观礼的弟子都惊呆了,这这这这哪里是没有灵根的样子!
  陆衍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宿舍停电,几个大男生盘着腿就着窗外的月亮侃大山,不知为何就说到了陆衍身上。
  一个舍友困得不行,说话含糊不清:“陆衍这个人啊,你不能逼他,得顺着毛来,越逼这小子就越逆反,开学第一天吃饭我看他挑食不顺眼,非逼着他吃香菜,这小子二话不说直接把碗扣我头上,扣完了还跟我说谢谢指教,我活了二十年就没见过这样的人……”
  最后一笔,成!
  陆衍用食指敲敲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他很喜欢穿越后得来的这一双眼睛,也很喜欢这双眼睛所带来的不一样的世界,他也很想探寻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所以他必须入道!
  冥冥中,有声音在问他:“以何入道?”
  陆衍看着那个金色的字:“以道入道!”
  那是一个“道”字,每一笔中都充满只有陆衍才能看到的纹理,在灵气的冲刷下岿然不动。
  陆衍席地而坐,在写完那个“道”字后,他全身的毛孔都要打开,迫不及待迎接灵气的洗涤,不用陆衍特意控制,灵气在进入经脉后温顺地绕全身一周,形成一个独特的运行方式,最后汇聚于丹田。
  半空中那个金色的“道”字顺着灵气的方向,没入到陆衍眉心,沉入识海。
  引气入体,这是炼气期。
  修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盘旋的灵气沉静下来,陆衍缓缓睁开眼睛。
  一尘道人哈哈大笑,他手里还捏着那块亲传弟子令,令牌后面是他亲自为陆衍取的道号。
  修仙之人本就看中缘分,一尘道人当时不知为何没有立刻回宗门,所以在雪中捡到了陆衍,这就是自己的缘分,无论陆衍能不能入道,一尘道人都不会改变收徒的决心。
  反正他修为高,活得年纪也长,护住一个人绰绰有余。
  一尘道人半蹲下来,把弟子令放在陆衍手中。
  弟子令由玄铁打造,正面是神造化宗的标志,后面是陆衍的道号,令牌中心除了一尘道人刻的清静心经之外,还有一道阵法,可挡化神期修士全力一击。
  陆衍小小的手掌把令牌翻过来。
  一尘道人抚着胡须,有些自得:“我苦思良久,最终为你取道号为‘不破’,意为不破不立,你觉得如何?”
  陆衍双手握住令牌,挂在了腰上。
  观礼弟子们见到奇景本就激动,此刻不约而同对着中间那个小小的身影弯腰作礼:“见过不破师叔!”
 
 
第4章 
  神造化宗近期最火的话题是太上长老一尘道人的收徒仪式。
  新来的不破师叔在没有测出灵根的情况下入道,彼时小师叔凭空用一支笔书写“道”字,落成收笔,霎时间灵气漫天,几乎凝成实质,恍惚间竟能从那一个金光闪闪的“道”字中悟出法则。
  这不,在仪式结束第二天,掌门闭关参悟,宗门一切事物交由两位太上长老定夺,就连当时在门外观礼的弟子们在回去之后也纷纷入定。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