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黑科技证道(穿越 修真)——西兰瓜
时间:2021-03-07 09:50:12

  惹得后来才回宗门的弟子们扼腕叹息,忍不住后悔怎么就没早回来两天呢!
  就算不为那瑰丽的场面,也为那一个可以有机会悟出一丝道意的字,这可是对日后修行之路都有益处的好事情!
  而话题中心的陆不破小师叔正在自己屋子里拆贺礼,旁边还有一个不怎么靠谱的师姐和一个反应有点慢的师侄。
  一尘道人确实不怎么会教徒弟,当时陆衍入道场面惊人,以一尘道人的修为自然是看得清灵气运行的方向,知道自家小徒弟有了一套特别的功法后,在收徒仪式第二天,他扔给陆衍一本阵法大全、一本符文详解外加一本炼器入门,拍拍屁股把陆衍甩给了任劳任怨的裴掌门。
  裴瞻恰巧闭关,在闭关之前把自己大徒弟沈梦机和刚突破没事干的拂衣派去指导小师弟。
  现在这俩人一边帮着陆衍拆贺礼,一边解释这些贺礼都有什么用处。
  主要是拂衣在解释。
  医谷谷主送上的是两瓶丹药,上面贴着标签,一瓶叫“回春”,一瓶叫“化神”。
  拂衣双手捧着两只小玉瓶,连瓶塞都不敢打开,眼睛亮闪闪的:“回春只有一个效果,就是无论大伤小伤全部可以在一呼吸之间治愈,炼制时耗费无数天材地宝,打架必备,而且现在只有医谷谷主能炼,后面那个化神搁以前可太厉害了,元婴巅峰吃下立刻可以渡劫,不过现在谁还敢渡化神劫啊,一个不小心就被紫冥雷劫劈死了,有点鸡肋。”
  那边沈梦机从进门就打开一个小盒子,盯着盒子里面的东西看了半晌,突然说道:“是陨铁。”
  拂衣小心翼翼把两瓶丹药放在安全的位置,一下闪到沈梦机旁边:“哪里的陨铁?”
  沈梦机这次没有停顿,立刻回答:“剑宗送来的,里面有金丝参杂,伴有小块冰晶,应当来自极北雪原。”
  陆衍稀奇道:“梦机你是怎么做到2g4g轮换的?”
  沈梦机没反应过来,抿着唇迷茫眨眼。
  看起来还有点小委屈。
  掌门首徒沈梦机,小小年纪筑基巅峰,在修仙界都是有名的天才,只不过比天才更有名的是他反应慢。
  前一阵子他外出驱赶妖兽,在回程途中收到裴瞻口信,说是一尘道人要收徒,尽快赶回之类的话,他看完信一声不吭闷头赶路,等到了山下突然反应过来,默默买了两串冰糖葫芦才回宗。
  拂衣像看情人一般抚摸着那块陨铁,赞叹道:“真漂亮,我的朝暮剑也是一块陨铁打造而成,师弟你可以留着让一岳师叔帮你锻造兵器。”
  神造化宗一岳道人,不住在宗门,却是整个宗门最有钱的长老,擅长锻造,尤其擅长刀剑锻造。
  拂衣赞美完陨铁,依依不舍合上盖子,说道:“梦机是在预演,他在听到一句话或看到一个东西时,会本能预演后面出现的所有可能,就像刚才,在看到陨铁的时候,他已经预料到我要问的问题了。”
  陆衍恍然明白,这是联网慢。
  贺礼整理得差不多,只剩没在宗门的两位长老的贺礼没有打开。
  一岳道人用了阵法封口,拂衣随手打开,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拂衣捂着心口:“竟然是一块极品灵石!!”
  那是一整块原石,足足有成年人巴掌大小,晶莹剔透,有一片一片的絮状物,那是灵气浓郁到极致后沉淀而成。
  修仙界灵石既可以作为通用货币,也可以作为修炼辅助,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档,下品灵石杂质最多,吸收于修行有碍,其他依次递减,极品灵石最为难得,杂质几近没有,像陆衍得的这一块,灵气外散,足足可以换十万上品灵石。
  陆衍沉思道:“意思就是我发财了?”
  “岂止是发财,这一整块你吸收完毕,可以直接筑基,”穷剑修拂衣狠心吧盒子盖上,“不过筑基后会停止长大,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陆衍敬谢不敏,他现在还不到五岁,没有想法在未来一直顶着一副小豆丁的身材。
  贺礼只剩下一个,包装比较粗糙,只有一个木盒,没有装饰也没有阵法封着,陆衍打开来,眼神微妙。
  那是一个木头做成的小人,周身打磨得光滑一片,线条清晰,有鼻子有眼,能看到明显的关节,身体各部位几乎看不出连接的痕迹。
  像个小机器人。
  拂衣把小人拿起来,站立放直,说道:“一啄师叔擅长偃甲,制作傀儡的手艺更是一绝,这个小木人背后有阵法,用灵力催动,就像这样——”
  木头小人像活了一般,伸伸胳膊伸伸腿,原地跳了一支舞。
  更像机器人了。
  陆衍拿过木头小人,手指摸索着小人的后背,不甚熟练地运转起灵气,只听“咔”的一声,整个后背被陆衍拆开。
  木头小人的身体由两部分组成,前胸的部位中间有个凹槽,上面卡着一小块灵石,清晰的阵法以灵石为中心向外蔓延,构成了木头小人能够活动的核心动力。
  拂衣在看到那一块灵石后眼睛都要绿了:“又一块极品灵石!”
  为什么,整个宗门,最穷的,只有自己!
  陆衍用力把凹槽中的灵石拔出来,这块灵石只有一个指节大小,灵气充足,带动一个这样的木头小人绰绰有余。
  阵法。
  灵石。
  能源。
  动力。
  陆衍灵光一闪,一拍大腿,突然笑起来:“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
  修仙界的灵石,可以作为货币,也可以作为修炼辅助。
  这个辅助不仅仅是指吸收灵石中的灵气,还可以摆阵法、制作傀儡等。
  这简直是一种天然的、没有任何污染的、甚至可以缓慢再生的能源!
  陆衍摆出自己的炼器入门大礼包,是一尘道人送给他的,里面有刻刀有各种基础材料还有一枚火种。
  火种包裹在一种特殊的晶石之中,陆衍没有灵根,境界也不高,只能暂时借助火种,等他筑基以后,就可以凭借灵力完成塑形。
  “师姐,借你剑一用,”陆衍把从木头小人身上扒下来的极品灵石递给拂衣,“帮我把这块灵石削一个角下来,不用太大,一点点就行。”
  极品灵石算不得坚硬,陆衍只是怕自己削坏了浪费。
  拂衣剑不离身,只抽出一点点,小心地用剑刃切下一个小角,感叹道:“我竟然用朝暮剑切极品灵石,真是我剑修生涯的奢侈时刻。”
  陆衍拿起刻刀,比着切下来的那一小块灵石,在木板上画出大概的样子,刻刀很是锋利,加上陆衍有灵气加持,马上就刻出一个凹槽,陆衍把灵石卡在凹槽里活动一下,一本正经地拿出《符文详解》,从中找到一个最基础的阵法,以灵石为中心,用刻刀完完整整的把符文刻上。
  他拿刀很稳,一个阵法只看一眼就能拆解默写下来,一点也看不出是刚入门的样子。
  刻完阵法,陆衍又拿出一小块木板,在中心抠出一个小洞,跟上一块木板合上,把阵法遮掩。
  接着,陆衍用灵力取出火种,火种遇到空气“嘭”的一声涨大,在灵力的控制下缓缓变成合适的大小,他从入门大礼包中挑出一块白色的小石头投入火种,这种石头很常见,可以在高温下融化,又在灵气和火焰中塑逐渐形成一个半透明的圆。
  说圆也不准确,因为底部缺了一小块,可以正好合在刻有阵法的木板上。
  火种重新封入水晶,陆衍拿着那个雾蒙蒙的半成品,用灵力把这个半圆跟木板上的阵法相合,他用边角料做成一个小拨片,放入木板抠出的小洞中,才擦了擦汗。
  陆衍毕竟是第一次做这个小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所以一刻也不曾松懈。
  这是一个实验。
  陆衍随意做了一个架子,比着半圆的直径在木板上抠出一个圆环,把这个小玩意半圆朝下卡在圆环上,他眼睛亮闪闪的:“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陆衍的小短手轻轻一动拨片,那个半圆竟然亮了起来。
  雾蒙蒙的,自带柔光。
  这个东西称不上精美,甚至可以说是粗糙至极,但陆衍没有用灵力催动,只是轻轻一拨——他眼睛中似乎透着怀念的光芒,向他的师姐和师侄介绍着:“看,我叫它台灯,以灵石为能源,以阵法为基础,没有灵力也可以自由使用,最主要的是……”
  “可以照明,且不伤眼!”
 
 
第5章 
  拂衣对于小师弟用一小块极品灵石做了一个灯的行为心疼得一匹,她玩着拨片,看着台灯一闪一灭一闪一灭,无语凝噎:“小师弟呀,你做的这个小东西,修道者用不上,凡人买不起,看起来有点鸡肋呀。”
  就算是炼气期的弟子,也拥有了一定的夜视能力,倒是有修士捣鼓一些精致的小玩意儿,不中用但是样式格外精巧,一般当装饰用,显摆自己财大气粗。
  陆衍这个台灯,看外表属实很丑。
  更何况凡界和修道者是两条平行的线,货币之间互不干扰,而且金银这种外物对修道者来说却是没什么用。
  陆衍摸摸鼻子,倒是一点没沮丧:“这个我不卖,不过压低成本做出凡人也能买得起的东西倒是不难。”
  拂衣常年在外面浪,此时来了兴趣:“说说看?”
  陆衍翻着阵法大全和符文详解的前几页,说道:“这些都是比较低级的阵法,随便一个普通弟子就能学会,下笔简单,只用低级灵石就能催动,我在想,如果把灵石打磨成同样的大小,当做一般能源来用,也许可以做出凡人也能买得起用得到的东西,对了师姐,再帮我一个忙。”
  拂衣:“什么?”
  陆衍把台灯底座拆开,那块极品灵石中的灵气依旧浓郁,他把灵石放在拂衣手里:“师姐,你来吸收一下里面的灵气,一定要慢一点。”
  拂衣用两根手指捏着灵石,里面的灵气慢慢流入拂衣的经脉,直到灵气全部被吸收,只剩下一个空壳。
  “果然!”
  陆衍眼睛一亮,他一直在怀疑所谓的灵石会不会是一种能够不断吸收灵气的特殊石头,把灵气储存在里面,他接着指挥道:“师姐,你再试着把灵气返还到这个壳子中,一定要慢。”
  拂衣微皱着眉,灵气化成丝,从手指的地方一点一点返还回去,不一会儿,灵石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恢复这个词用得不准确,修士吸收的灵气会被灵根和功法同化,拂衣再次返还的灵气中没有天然形成的极品灵石那样纯粹。
  拂衣来了兴趣,一会把灵气吸收,一会把灵气放出来,速度越来越快,说道:“这个方法倒是能锻炼,还不错,小师弟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陆衍:“不,不是锻炼,是充电……”
  每一个修士都是移动充电宝啊。
  陆小师叔如是感叹道。
  **
  神造化宗四季如春,没有明显的季节变化。
  陆衍这几天除了捣鼓阵法,就是饿肚子的时候蹲在他开垦出来的地旁边苦大仇深。
  沈梦机好不容易连上网,他说起话来不疾不徐,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小师叔要不要吃辟谷丹?”
  陆衍:“谢谢二机,吃过了。”
  沈梦机慢吞吞把辟谷丹揣怀里:“哦。”
  陆衍其实也不知道神造化宗的天气和土壤适不适合种地。
  就算适合,他也不知道在仓库中放了几百年的种子能不能发芽。
  陆衍想起自己没地方花的灵石,朝着天空喊道:“拂衣师姐!”
  “唰”的一声,一道红色身影停在陆衍面前,拂衣盘腿坐在朝暮剑上:“怎么了小师弟?”
  陆衍吃完调养身体的那一瓶丹药后,显而易见长高了一点,白白嫩嫩的,看起来气色非常不错,他穿着裴瞻送的白色小道袍,像是哪家娇养起来的小少爷,他眨巴着眼睛,趁着自己还小用力卖萌:“师姐,我想下山!”
  想当初裴瞻都没躲过陆衍的撒娇攻势,更别说一天到晚只知道跟人打架的拂衣了。
  拂衣捂着心口:“下下下!”
  于是拂衣带着小师弟和师侄一起下山了。
  陆衍挑的时间很巧,他在山造化宗内分不太清时间流逝,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已经是凡界的除夕了。
  天色没黑,夕阳洒下暗金色的光芒,道路两边有没化完的积雪,被堆成雪人的样子,大概是过年图个喜庆,雪人脖子上还围着红布条。
  大大小小的摊位林立,卖灯的、卖诗的、吆喝的、画糖画的、讲价的、拜年的、酒楼里招呼客人的……热热闹闹,伴随着炸上天的烟花,轻轻呼出一口白雾散在半空,组成了无可取代的烟火气。
  沈梦机在一个插着糖葫芦的稻草旁边伫立良久,他长得俊俏,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很是能唬人,晚市上有胆子大的小姑娘悄悄靠近,围在沈梦机旁边,嘴上要买糖葫芦,目光都在沈梦机身上。
  然而沈梦机跟块木头似的,反应都不带反应。
  卖糖葫芦的老伯笑得见牙不见眼,巴不得这俊俏后生能多待一会。
  沈梦机从袖子里掏出铜钱:“三根糖葫芦,麻烦了。”
  老伯收了钱,挑出最大最圆裹糖最多的三串递给沈梦机:“后生记得多来啊!”
  沈梦机连上网,接过糖葫芦:“谢谢老伯。”
  陆衍长得矮,被拂衣抱着,转过头来见一根红彤彤的冰糖葫芦竖在面前。
  沈梦机眼神澄澈,嘴角弯弯:“给小师叔。”
  糖葫芦很大,各个饱满,陆衍得用两根手举着,他嗷呜一声啃掉最顶头的一颗,含糊不清说道:“谢谢二机,还是二机对我好!”
  想当初陆衍饿得眼睛都绿了,也是沈梦机的糖葫芦拯救了他的胃。
  以至于在沈梦机的印象中,小师叔跟冰糖葫芦是挂钩的。
  陆衍喊了很多天的“二机”,谐音2g,沈梦机听多了也知道是在喊自己,他抿着唇笑,另一根给拂衣:“这根给拂衣师叔。”
  拂衣单手抱着师弟,一手拿着师侄送的糖葫芦:“谢谢梦机!”
  三个人行走在集市上,陆衍一边啃糖葫芦一边不断在两边扫视:“师姐师姐,那里!”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