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黑科技证道(穿越 修真)——西兰瓜
时间:2021-03-07 09:50:12

  拂衣顺着陆衍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是个卖粮的铺子,有不少人拿着布袋排队。拂衣带着沈梦机一块到队尾排着,问小师弟道:“你要买粮,宗门里也没有专门做饭的弟子吧?”
  陆衍啃完最后一颗山楂,说道:“不是,我要买种子!”
  种出来自己做!
  拂衣戳戳陆衍鼓鼓囊囊的面颊:“为什么非得种地呢,辟谷丹有这么难吃?”
  陆衍沉思一会儿:“大概是出于种花家的本能……吧?”
  排队很快,等到了陆衍,掌柜的一抹汗,笑脸迎人:“几位客官买点什么?”
  陆衍探过头,说道:“我想要种子。”
  掌柜的看陆衍一行人气度不凡,衣服看起来其实好料子,笑容更加深:“行嘞,您要什么种?”
  陆衍指着大米说道:“水稻种子,我要最好的。”
  掌柜连连答应:“行,我这里有良种,连仙人吃了都说好呢!”
  这边集市靠近神造化宗,有弟子下山做任务时会路过,有没有仙人吃不知道,但这种推销方式是真的经久不衰。
  陆衍要了一百斤水稻良种,掌柜的用一个布袋装起来:“一两三钱银子,您可别嫌贵,我再送您五斤米,您看如何?”
  拂衣单手掂了掂:“嗯,足称。”
  掌柜的抹抹汗,他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一有些削瘦的姑娘单手提一百斤的粮。
  本着商人的自我修养,掌柜拍拍胸脯:“嗨,咱们是大粮行,做不出缺斤短两的事!”
  陆衍用衣袖挡着,在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掏啊掏,突然一顿,胳膊肘戳戳拂衣,趴在她耳边问道:“师姐,我只有灵石,你有银子吗?”
  拂衣更加懵逼:“我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灵石我都没有,上哪来的银子。”
  师叔俩人一同看向买了冰糖葫芦的沈梦机。
  沈梦机:“……”
  沈二机缓慢联网。
  掌柜的也看出门道来了,试探问道:“您三位气宇不凡的……该不会没银子吧?”
  陆衍沉默。
  拂衣咳嗽两声。
  沈二机缓慢联网。
  掌柜的笑容逐渐消失,拎着粮袋,并准备转身送客。
  陆衍尔康手:“等一下!我倒不是没有银子,我这里有个小东西,不知道掌柜感不感兴趣。”
  掌柜的怀着疑惑的心情把三个人请到了里间。
  陆衍出门时披了一件宽袖,正好派上用场,用来遮挡从储物空间拿出的一件小东西。
  那是改良款的台灯。
  跟之前那一款又丑又奢侈的不一样,这一款陆衍用的是打磨好的下品灵石,木制的架子和台灯腿皆可伸缩收纳,上面是陆衍闲着没事刻出来的花样,底座还刻着莲花,雅致非常。
  灯泡也改良了一下,里面雾气分布得十分均匀,当做开关的拨片做成圆滚滚的球球,看上去更加符合主流审美。
  简约大气。
  陆衍从拂衣怀里跳下来,把台灯的腿放下立在桌子上,神秘兮兮道:“掌柜可拉上帘子。”
  此时天色已晚,拉上帘子更是乌黑一片。
  然后,陆衍拨动圆滚滚的拨片,只听“咔哒”一声,台灯幽幽亮起,照得这一方空间犹如白日。
  掌柜的脸上肥肉一哆嗦,黑豆眼睛死死盯着台灯,这玩意看上去很是小巧,但却比顶级的蜡烛更要明亮,而且没有那些蜡烛燃烧产生的气味,真真是巧夺天工!
  看上去四五岁的小少爷笑吟吟的站在灯的旁边:“怎么样?”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掌柜的拱着手,根本不敢碰台灯,“敢问小少爷这是什么?”
  陆衍开始忽悠:“实不相瞒,这是仙人制作出来的宝贝,叫台灯,里面是用灵石催动阵法,像这样,拨动一下就能打开关闭,仙人觉得这东西鸡肋,我用着倒是比蜡烛好些。”
  这哪是比蜡烛好些啊,这是比蜡烛好太多了!
  掌柜痴迷地看着台灯,心头火热,年后他要回本家,要是拿着这个东西回去,上面老爷瞧着喜欢,他岂不是也能升一升?
  毕竟这是只有仙人才会用的灵石和阵法啊。
  掌柜问道:“小少爷,您确定要用这仙人的台灯来换一百斤米?”
  陆衍财大气粗摆摆手,少爷范上来了,随意道:“小玩意儿而已,家里有的是。”
  掌柜瞬间肃然起敬。
  这是哪个世家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下来当散财童子!
  陆衍确实有的是,台灯经过他一步步改良,成本被约束到最低,只说拿出来的这一个,催动阵法的都不应该叫做灵石,而是应该叫做灵珠,一块下品灵石可以打磨成十颗一模一样、珍珠大小、甚至连灵气含量都相仿的灵珠。
  不出意外,台灯就算一天十二时辰全亮着,也能续航一个月左右。
  下品灵石本就不值钱,阵法是最基础的阵法,对于财大气粗、一眼能解构阵法的陆衍来说是真的跟白给没两样。
  拂衣在旁边围观小师弟装逼,悄悄竖起一个大拇指。
  她要是有小师弟这口才,不至于现在还穷得叮当响!
  沈梦机终于连上网:“啊,钱……”
  掌柜的大手一挥:“钱什么钱,说钱不就俗套了,小少爷看得上我家的粮,是在下的荣幸,这样,我也不能让小少爷您吃亏,铺子仓库中还有三百斤良种,我一并给您装上,再给您装一些麦种高粱种,您要是觉得好,认准咱家的招牌,下次您还来行吗?”
  被打断的沈梦机张张嘴:“……”
  陆衍拍板:“行!姐,装粮!”
  最后,掌柜目送拂衣一个人轻轻松松扛着将近五百斤的粮食,所过之处,行人赞叹,并高呼“看那个壮士”!
  天彻底暗了下来,集市上人渐渐稀少,毕竟除夕夜,大家都要回去聚在一起吃大饭。
  陆衍一行人找了一个乌漆嘛黑的小胡同,把五百斤粮食放进储物空间。
  搞定了良种的问题,陆衍又拿出一盏台灯:“走,师姐,二机,我请你们到最大的酒楼吃大饭!”
  下一刻,拂衣朝暮剑出鞘,月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剑意,她一把搂过陆衍,把小师弟扔到沈梦机怀里,朝暮剑不知跟什么东西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拂衣剑招变换,一身红衣无风自动:“何方妖孽!”
 
 
第6章 
  拂衣话音刚落,胡同口突然吹进一阵风。
  不,不是风!
  陆衍刚入道不久,夜视勉为其难,在那阵风吹来之时,他浑身汗毛炸起,心跳加速,仿佛有什么危险正在逼近!
  那是一道残影!
  只有速度快到一定地步才会出现的残影!
  “铮——”
  银白色的剑身横在陆衍面前,一根针一样的东西与剑身摩擦,在触碰到陆衍眉心的前一刻,被拂衣持剑挡住。
  陆衍那一颗小心脏终于归位,冥冥中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叮叮叮——”
  那到残影再次出手,目标直指陆衍!
  黑暗中,拂衣不紧不慢,剑招变换中,每一次都挡住来势汹汹的暗器,将对面那道残影引导到另一个方向。
  陆衍回忆起自己穿越以来的种种行为,除了在神造化宗当技术宅,今天第一次下山,也没得罪什么人……吧?
  拂衣身边剑气围绕,将陆衍和沈梦机两个人牢牢护在身后。
  元婴期可称得上一声“大能”,搁外面都可以开宗立派,拂衣剑气霸道,又身在凡界,狭窄的胡同外就是脆弱的凡人,打起来不敢太过火。
  毕竟修仙之人讲究因果,不能伤到凡人,否则沾染业障,惹了心魔,于日后修行无益。
  “梦机,”那道残影一次又一次针对小师弟的行为,让拂衣心中的火气蹭蹭上涨,她先是叫了一声沈梦机的名字,随后冷哼着对着那道身影说道,“今天姑奶奶就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嗡——”
  拂衣随意弹了一下剑身,层层剑鸣向外震荡,逐渐构成一个看不见的结界,结界之上,似乎有星辰点点,与夜空中五颜六色的烟花交相辉映,分不清界限。
  无害星空之下,剑气四伏,杀机骤现!
  “叮叮叮——”
  隐藏在暗处的人与犹如实质的剑气对上,一时间,碰撞声不绝于耳。
  “朝起暮沉,”陆衍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声音,那声音有一点少年气,带着一丝疑惑和不知为何的愤懑,“朝暮剑拂衣仙?”
  拂衣整个人锐利得如同跟朝暮剑合为一体,清越的剑鸣化作惊天一剑,刹那间恍惚极光绽放,结界上方的星子随剑光下压,重重压力压缩到极致,伴着元婴大能外放出的威压,几乎扫破这暗沉的夜幕。
  而拂衣身后护着的两个人,像是身在一个特意打造出的空间中,感受不到一丝杀气。
  “朝起暮沉——”
  这是拂衣在把朝暮剑反复淬炼成自己的本命剑时领悟的剑法。
  她挥动一剑。
  也只需要一剑。
  “噗嗤——”
  朝暮剑剑光所指,拂衣便是规则!
  一击即中,拂衣素手拂过朝暮剑:“眼神倒是不差。”
  沈梦机终于连上网,他单手抱住陆衍,另一只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指尖灵气流淌,虚虚在半空处画出一道复杂的符箓,似乎早已经预判:“去!”
  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符箓化作一张大网,在那人受伤,想要仗着自己的速度逃走之时,大网准确挡在那人的毕竟之路上,把人死死包裹在里面。
  那人用力挣扎,挥舞着暗器砍在金色的大网上,却毫无用处,只能被束缚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到化作一只……尖嘴仙鹤。
  陆衍:“……”
  等等,尖嘴仙鹤?
  动物成精?
  拂衣长剑入鞘,狭小胡同上方的结界消失不见,黑夜降临,只在烟花炸开时又一瞬间的闪亮,透过围墙,能听到外面人们匆忙的脚步声和或近或远的鞭炮声。
  没有人知道,这个小胡同里发生了一场打斗,甚至在墙上都发现不了一丝痕迹。
  陆衍提着台灯,蹲在仙鹤精旁边,仰着头上下打量,两眼冒光,感叹道:“好肥……不是,好大一只鸟!”
  仙鹤长嘴一动,怒视着还没自己本体大腿高的陆衍:“寻苍我哔你大爷!别以为装个小孩我就不认识你了,老子鼻子隔着八百里地都能闻到你身上那股臭味!”
  陆衍情不自禁靠近仙鹤动动鼻子,然后迅速用手掩鼻后退两步:“嚯,你多久没洗澡了?”
  仙鹤:“……”
  仙鹤扑腾着翅膀,一双大长鸟腿蜷缩在网中,屈辱地骂着一些写出来都会被屏蔽的话:“哔——哔——”
  每一句的主语都是寻苍。
  陆衍回头望着拂衣,指着被大网束缚play的肥鸟,委委屈屈道:“师姐,他骂人!”
  拂衣扯出一抹“核善”的笑,阴森森抽出朝暮剑:“嗯?”
  仙鹤:“……”
  仙鹤悲愤地闭上嘴,小声嘟嘟囔囔:“我骂的是人吗!堂堂朝暮剑拂衣仙,竟然跟一只臭狼化身成的小孩狼狈为奸,唾弃你们!”
  陆衍回过头又问:“师姐,寻苍是什么东西?”
  符箓化身而成的金色大网越挣扎捆得越紧,仙鹤挣扎得狠,此时快被捆成一个球,羽毛和几根伸出来的爪爪外加一根长嘴,从大网的空隙中伸出来,别的地方动都不能动,他眼睛看向陆衍,认真回答:“寻苍不是个东西。”
  “寻苍……这名字有点耳熟,”拂衣摸着下巴,抚掌道,“想起来了,好像是一只三千多年修为的狼王,一问师叔送你的那支笔的笔头,就是这只狼王尾巴尖上一点毛制成的。”
  陆衍从储物袋里拿出那支笔,此时笔身与当初不太一样,墨绿色的天竹好似度了一层金粉,隐约没入在笔身中,更添了一丝神秘。
  这支笔一问道人没有取名字,陆衍在收徒仪式第二天给笔取名“不妄”,跟自己的道号有所对应。
  仙鹤眼睛瞪大,长嘴用力带着整个身体向前抻:“就是这个臭味!!”
  陆衍把笔在仙鹤面前晃悠两下:“因为这个你要杀我啊?”
  仙鹤:“……”
  仙鹤当然知道寻苍有多宝贝自己尾巴上那一撮白毛,更知道那一撮白毛有多难从寻苍身上拿到。他之前隐约听到过一些传闻,两百多年前有个修士挑战寻苍安然离开,寻苍对那场挑战的结果只字不提,正巧那个修士跟眼前的拂衣仙子同出于神造化宗。
  嘶,这样一想……
  仙鹤低头看看没有自己鹤腿高的陆衍,小孩穿着白色道袍,提着灯,宽大的袖子几乎落到地上,一看就知道修为不高,养得倒挺好,白白嫩嫩;仙鹤再抬眼看看小孩身后的拂衣仙子和不知名不说话的另外一人,两个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煞气四溢,仿佛只要他一动,一个出剑一个画符,就要把他斩杀当场。
  妖修本来就修行不易,这年头修真界不景气,才造成人修与妖修捏着鼻子和和美美共同寻找飞升之路的假象。而且这事本来就是仙鹤理亏,只闻见寻苍一丝气息,就不分青红皂白对着人小孩下杀手。
  当时冲动没发现,离着近了,仙鹤竟在那个小孩身上看到一点规则气息的护持……
  左思右想,仙鹤这些年仗着速度快苟得一批,如今撞到铁板,还是保下小命最为要紧。
  仙鹤变脸技术堪称绝活,立刻收敛羽毛,爪子也缩起来,少年音愈加明显:“拂衣仙子,那位不知名道友以及这位小公子,都是误会,误会!我有眼不识泰山,您看能不能把我放了,我好报答三位不怪罪之恩!”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