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黑科技证道(穿越 修真)——西兰瓜
时间:2021-03-07 09:50:12

  沈二机正在联网。
  陆衍似笑非笑拿着不妄笔。
  拂衣挑起眉,补充道:“小师弟,我刚刚忘了,这应当是一只藏锋鹤,以速度奇快著称,与他速度齐名的,是他一身羽毛,尤其坚硬,可当武器使用,故名为藏锋。你有一块陨铁,配合着羽毛使用更佳。”
  陆衍反应过来:“偷袭我的那个是他的羽毛?”
  仙鹤欲哭无泪:“小小小公子都是误会,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跟寻苍有抢道侣之仇所以我才控制不住,我还是个五百岁的宝宝啊!”
  “五百岁的宝宝……”陆衍重复这一句,诚恳问道,“敢问你们抢的是什么妖?”
  仙鹤眨眨眼,竟在鸟头上露出一抹娇羞:“是一只鲛人,十分美丽!”
  陆衍战术后仰:“一只狼和一只鸟抢一条鱼,海陆空齐全,你们没有生殖隔离吗?”
  仙鹤:“……什么什么离?”
  “砰!”
  一朵接着一朵的巨大烟花在远处炸开,簌簌落下来。
  那是此方地界城主府的方向,不知不觉,月上中天,除夕过去,已是新年。
  陆衍叹口气,以看食材的目光望着仙鹤:“我没吃到大饭。”
  仙鹤感觉到空气中有莫名其妙的杀气,最里面的绒羽一根根炸起:“修士吃什么大饭?”
  陆衍砸吧砸吧嘴:“这么肥一只,足够当主菜了。”
  仙鹤:“???”
  仙鹤惊恐脸:“主什么?什么菜?什么主菜??”
  陆衍手中不妄笔在虚空中微动,黑漆漆的眼睛中有线条闪烁,这是刚刚他在沈梦机那里学会的符箓,线条在空中成型,一笔画完,没有一丝偏差,金色的符箓化作一张网再次把仙鹤包裹进去,两层大网足够把仙鹤裹成一个球。
  收起不妄笔,陆衍眼前一黑,不自觉后退两步才支撑住身体,以他炼气期入门的灵气水准,画这样等级的符箓还是有点勉强,直接抽干了他身体中为数不多的灵力。
  不过还是成功了。
  陆衍拍拍手:“师姐,二机,走,咱们回宗门加菜!”
  话音刚落,沈梦机抬起手,一道符文迅速写就,笼罩在仙鹤球的头顶。
  仙鹤被两张网捆得连嘴也张不开:“……”
  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天空中一道惊雷落下,直直劈在仙鹤脑门,那道雷威力极大,把一只有五百年修为的仙鹤劈得当场眼睛一翻昏迷,白色的羽毛也烧焦成褐色。
  那竟是一道引雷符。
  陆衍闻着空气中弥漫出来的香味:“二机?”
  沈梦机握拳,抿唇说道:“他欺负小师叔!”
  拂衣:“所以?”
  沈梦机仰起头:“我保护小师叔!”
 
 
第7章 
  当然,最终仙鹤也没有变成大饭上的一道大菜。
  神造化宗内气氛如往常一样,弟子们炸锅的炸锅,修炼的修炼,并没有什么过年的气氛,倒是一问道人在闲照峰泡了一壶茶,跟一尘道人手谈两局,等着陆衍几人回来。
  一尘道人是个臭棋篓子,陆衍进门的时候,动动鼻子,闻到久违的饭菜香味,彼时一尘道人扒着棋盘耍赖,悔棋不成,故意将棋盘搅得一团糟,见到小徒弟进来,才久违地捡起属于师父的尊严,故作严肃地清清嗓子:“不破回来了?”
  一问道人顺势把棋盘收起,将桌子摆开,他白色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束起,毫无焦距的眸子望过来,笑道:“我想着小不破第一年入门,可能有些凡界的习惯,便买了一些菜在师兄这边等你。”
  菜并不多,色香味俱全,用阵法保温,跟刚出锅时差不多,足够陆衍好好打打牙祭,安慰一下他磕辟谷丹产生的空虚。
  陆衍爬上椅子,深深吸了口气,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小孩眉眼弯弯,脆生生问道:“一问师叔,您看您还缺徒弟吗?”
  一尘道人端起茶:“……噗!”
  一问道人笑眯眯的没拒绝:“这就要看师兄想不想割爱了。”
  一尘道人重重放下茶杯,胡子掘老高:“不割不割,医谷那个老不死想挖我墙脚就算了,你怎么也来凑热闹!”
  果然老话说得好,防火防盗防师弟!
  后面拂衣扛着一个球,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把球放下后还踢了一脚,语气中颇有一点遗憾:“啧,吃不到仙鹤肉了。”
  仙鹤早在回程路上已经醒过来,感受着屋内好几位大能的气息,此时紧紧闭着眼装自己还在昏迷,爪子不受控制地一蹬一蹬,迫不及待想滚出所有人的视线。
  一尘道人眼前一亮,惊喜道:“外面这一层缚灵符看着灵力不强,倒十分完整毫无差错,不破画的吗?”
  陆衍嘴巴塞得满满的,说道:“我跟二机学的!”
  拂衣补充道:“梦机只画了一次小师弟就记下来了。”
  缚灵符的作用是使万物归真,比如仙鹤直接打回了原型,这道符文比较精细,神造化宗的弟子也是在筑基之后才会接触,还不一定会成功,陆衍仅仅是看了一次,就以炼气期的修为画出完整的缚灵符,而且成功,天赋着实不一般。
  一尘道人爱惜地给陆衍加菜,骄傲说道:“我眼光真好!”
  “咦?是引雷符的气息,梦机的手笔,”一问道人察觉出什么,他这个大师侄是个慢性子,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这么狠,“你们下山发生什么事了?”
  沈梦机一直在联网状态,闻言一指:“他想杀小师叔!”
  “嗯?”
  一尘道人一腔喜悦被突然打断,他放下筷子,眼神如刀,磅礴的威压如山岳一般落在仙鹤身上,甚至能凭肉眼看到扭曲的空气,只听他慢条斯理说道:“区区小妖。”
  仙鹤此时顾不得伪装,化神期的威压不是他一个区区五百年修为的妖修能够抗衡的,他用力把嘴巴伸出来,唧唧叫了两声,艰难说道:“都……都是误会!”
  陆衍从怀里掏出不妄笔,简单说道:“确实是误会,这支笔有狼王气息,大鸟以为我是狼王就动手了。”
  一问道人亲手炼制的笔,自然知道狼王是谁:“跟寻苍有仇?”
  一尘道人冷笑一声:“误会个屁,那只狼王三千多年修为,一只五百年的小妖在他手里根本走不过一招,哪来的胆子杀人!”
  一问道人点头表示同意:“有理,我全盛时期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讨到一点便宜。”
  妖修是真正的逆天而行,每一个大妖身后都有累累尸骨,尤其那是一只狼王,在不争会死、争了也会死的狼群中,不知道踏着多少同类修炼到这个位置。
  仙鹤剧烈地呼吸,整只鸟的羽毛都要被冷汗浸湿。
  他努力地去回想自己当时的状态,从莫名其妙闻到寻苍的气味,到毫不迟疑地下杀手,中间似乎没有过一丝计划,满脑子都是寻苍抢道侣之仇。
  就像被什么本能控制住一样。
  一问道人摆出一枚铜钱,拇指将铜钱弹起,旋转着慢慢下落。
  “咔嚓。”
  铜钱在半空一分为二,无力地跌落下来,发出两声沉闷的声响。
  一尘道人皱着眉:“师弟!”
  一问道人闷哼一声,平息体内气血,摆摆手道:“无事。”
  拂衣捡起那枚裂成两半的铜钱,切口十分整齐,像是被一种锋利到极致的东西切开。
  这是一问道人卜算时常用的十三枚铜钱之一,几百年来一直使用,覆着一问道人的灵力,相当于本命法器。
  竟然在毫无预兆的时候碎裂一枚。
  但是这间屋子里,修为最高的是化神期的一尘道人,如今修真界没有几个人可以瞒过一尘道人的神识去做手脚。
  这当中一定有什么不对!
  “哐啷!”
  陆衍在夹东西时突然一僵,手中的筷子掉落在瓷盘上,唤醒了所有人的注意。
  “小不破?”
  陆衍慢慢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一问道人无神的眼眸深处:“师叔,你眼睛中有东西。”
  一问道人抚摸着眼角:“小不破看到什么了?”
  陆衍喃喃道:“禁锢。”
  若隐若现的紫色光芒包围着金色的阵法,二者似乎交缠许久,不分你我。
  在刚才铜钱碎裂的一瞬间,除陆衍外无人能看见,那条紫色的线如蛇一般紧紧缠绕着金色阵法,光芒大盛,衬的金色阵法愈发微弱。
  陆衍被那紫色光芒一闪,怔怔留下两行眼泪,他唇色苍白,身体晃了晃,一口鲜血喷出,落在白色的道袍上,瞪大眼睛向旁边倒去。
  “小不破!”
  “小师弟!”
  一尘道人心脏重重一跳,他再也顾不得仙鹤,将威压一收,把陆衍接在怀里:“不破!”
  小孩嘴角带着血,闭着眼睛安安静静躺在一尘道人怀中,无知无觉。
  **
  陆衍做了一个梦。
  梦中是纯白一片,白色中隐隐有金光流转,他好像一夜之间长大。
  陆衍想探索一下这个世界,刚走动一步,就感受到腿上似乎坠了一个什么东西。
  一个两三岁的小孩穿着红肚兜,长得跟年画上的娃娃似的,四肢并用紧紧抱着陆衍大腿。
  陆衍低头。
  小娃娃眼睛通红,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打嗝:“你知道我把你弄过来有多难吗嗝,我都成这个样子了呜呜呜,你再不来我就撑不下去了嗝!”
  陆衍听不懂,被哭得脑瓜子嗡嗡响,只能把小娃娃抱起来,故作严肃说道:“再哭一声试试!”
  “嗝!”小娃娃伸出小肉手捂住嘴,泪水在眼睛中聚集,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最终还是没忍住,“哇——连你也欺负我!”
  陆衍:“……”
  哪来的熊孩子!
  小娃娃终于哭完了,撩起肚兜擦眼泪,一大一小盘腿坐下来,小娃娃噘着嘴,吸吸鼻子:“你要小心哦。”
  陆衍觉得莫名其妙,又平白有些安心:“小心什么?”
  小娃娃一脸正色:“我快压不住‘它’了,不过你现在还小,‘它’也不能对你怎样。”
  陆衍揪着小娃娃胖乎乎的脸,饶有兴趣地问:“万一‘它’对我怎么样了你要如何?”
  “窝……窝会保护你的!”小娃娃被揪着脸也不反抗,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口齿不清说道,“不过我都这样了,你也不能光指望我呀。”
  陆衍揉揉小朋友的脸,道:“那我要怎么做呢?”
  小娃娃双手抱胸,歪头看着旁边长大后的陆衍:“还不到时候,顺其自然就好了,你会知道怎么做的,我很相信你啦~”
  陆衍单手按住小娃娃的脑袋,噗嗤笑出声:“人小鬼大。”
  小娃娃跟踩到尾巴的猫似的,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呸,你才小,我都好多好多好多岁了,比你上下两辈子加起来都大!”
  **
  陆衍缓缓睁开眼睛。
  世界终于不是纯白,耳边也没有小娃娃叽叽喳喳的声音,安静得不得了。
  他歪头,透过窗看向闪耀着金色线条的天空。
  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一道红色身影迅速过来,摸摸陆衍脑袋,试探问道:“小师弟?”
  陆衍认出眼前的人,开口道:“师姐。”
  拂衣总算放松下来,她先弹出去几道灵力,然后扶着陆衍起来,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玉瓶,轻轻一晃,递到陆衍嘴边:“这是你拜师时医谷师伯送的‘回春’,我用灵力化开了,先喝。”
  陆衍一口闷掉,药效发挥,他感觉轻飘飘的身体都有了重量,经脉中灵气充盈,隐隐有突破的迹象,大脑重新运转,不亏是医谷出来的顶级丹药。陆衍揉揉太阳穴,问道:“师姐,我睡几天了?”
  没等拂衣回答,两道流光化作两个人影出现在陆衍面前。
  正是一尘道人和一问道人。
  一尘道人两指按住陆衍手腕,灵气顺着经脉仔细探查一周,才说道:“没有隐患,醒了就好。”
  陆衍见到一尘道人小心翼翼的神情,和经脉中残存的温和灵力,忍不住一下子扑到一尘道人怀里:“对不起师父,还有一问师叔,拂衣师姐,让你们担心了。”
  拂衣后退两步,站在一边:“臭小子,你睡三天了。”
  以往闭关时,一旦入定就是以年为单位,拂衣活了这么些年,第一次感觉到“度日如年”是个什么感受。
  一问道人看上去有些憔悴:“小不破醒了就好。”
  陆衍从一尘道人怀里探出头,不着痕迹扫过一问道人的眼底,昏迷之前看到的两道不同颜色的光芒现在已经看不见,似乎是趋于平衡。陆衍放下心来,左看看右看看,问道:“二机呢?”
  拂衣努努嘴,门外有一个黑色的一角,在风中荡啊荡,就是躲着不进来。
  陆衍跳下床,穿上鞋,几步跑到门外。
  沈梦机拿着一根糖葫芦站军姿,一看就知道没连上网。
  陆衍踮着脚,想要去够糖葫芦,扯了扯,没扯动。
  沈梦机低头,愣了一会,总算连上网,他蹲下来,把糖葫芦塞到陆衍手心里:“给小师叔。”
  陆衍啃着糖葫芦的糖衣:“还是二机了解我,知道我醒来一定很饿。”
  山楂越吃越饿,这几天的相处,足够陆衍知道沈梦机是个什么性格,当时他毫无预兆的倒下,一定把大师侄吓了一跳。
  沈梦机反应慢,却是一个认死理的人,裴瞻闭关之前叮嘱他要护好小师叔,可是小师叔只是下了一次山,就莫名其妙昏迷,他不知道其中缘由,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还是让小师叔受伤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