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Yana洛川
时间:2021-04-03 09:42:18

  好在……他还有赎罪的机会……
  黑衣剑尊一拳砸在旁边的柱子上,恨不得当初死的是自己,“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不辨是非,也不至于将清珏伤成这样。”
  谢弈低声叹了口气,身为玄天宗宗主,他心中的愧疚一点不比亲自动手的叶重渊少。
  清珏死在重渊剑下,他这个大师兄的责任至少要占一半,他当初若能多些耐心探查,也不会让重渊被那魔头的手段影响到失去理智对清珏下手。
  那魔头被镇压了数万年还能兴风作浪,手段自然不是傻师弟这般自小长在宗门的单纯孩子能比的,清珏是稳扎稳打修炼而来的仙尊之境,相比之下修为却是他们师兄弟四人中最弱的,若非如此,也不会被逼到宁肯身负污名魂飞魄散也不肯透露分毫。
  可玄天宗不只他一人,那魔头再怎么手段通天也不会没有一点传信的机会,怎么就到他拿命来保全宗门的地步了?
  谢宗主敛下眉目讽刺的扯扯嘴角,是了,清珏当年曾试图过暗示他们,只是他们愚蠢的什么都没有发现,然后才逼的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师弟不得不一个人抗下所有。
  殿外的冷风没有一点温度,谢弈身后的浮尘在风中摇曳,不知是安慰旁边的叶重渊还是在安慰自己,“有听澜在,清珏会没事的。”
  叶重渊薄唇紧抿,隔着窗子看着玉床上缩成一团的小娃娃,终于熬不住内心的愧疚转身走到殿外吹风。
  *
  更漏声已经滴断,月光浅浅透过窗纸,精致典雅的内殿中,小小的孩童蜷缩着身体睡在塌上,似玉娃娃般粉雕玉琢惹人怜爱。
  床榻旁,玉冠白裳的温润青年眉头紧皱,指尖在娃娃额头轻触片刻,最终只听得一声轻叹,“快醒来吧,醒来后师兄们任你处置,清珏,别再吓我们了?”
  夜明珠光芒柔和,云听澜疲惫的捏了捏眉心,将摆满了桌案的药瓶收好然后轻手轻脚起身出去。
  这具新生的身体太过脆弱,好似呼吸声重了都能吹散,容不得他不小心。
  魂魄的损伤只能慢慢温养,顾清珏之前的身体已经毁在太初剑下,云听澜翻遍玄天宗的珍藏,从中挑了不知多少天材地宝,这才用液灵池里的冰莲重铸了这个躯壳。
  床榻上的孩童无知无觉睡着,云听澜在外面加了一层结界,这才一手捂脸颓然靠在柱子上。
  为了巩固顾清珏的魂魄,他已经数日不眠不休,虽说修仙之人不惧寒暑,但连日的耗费心神也让他有些支撑不住。
  云听澜缓了一会儿,想着外面还有两个人等着,捏了个法诀让自己打起精神,走出去后依旧是那个温雅淡然的启月仙尊。
  谢弈和叶重渊在门开后呼吸一窒,脸上带着如出一辙的紧张,“清珏怎么样了?”
  “现在还不清楚,清珏魂魄损伤太大,能凝聚出来已经不易,若是……先做好准备吧。”云听澜低声说着,复生之法过于玄奥,他不确定顾清珏能不能醒来,更无法确定醒来后的顾清珏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
  做好准备,自然是做好最坏的准备。
  叶重渊执剑的手有些颤抖,闭着眼睛似乎在忍耐什么,凌厉的剑气在半空中凝成气旋,连带着太初剑也发出铮铮剑鸣。
  云听澜眉头紧皱,看他双眸发红气息不稳直接一道清心诀打过去,“你若是控制不住情绪,接下来就别在清珏面前出现。”
  “二师兄,我没事。”叶重渊抿紧了唇,他这些年为心魔所困,身上的杀伐之气更加浓烈,已经到了没人敢出现在他面前的地步,以前可以不在乎,以后却不能不在意。
  他不求自己能被原谅,只求清珏能回来。
  *
  系统战战兢兢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云听澜离开,疑神疑鬼将偏殿里里外外检查一遍然后才敢将顾清珏唤醒。
  可怜他们家大崽被强行拉回来进行善后工作,又赶上他和总部失去联系,难兄难弟凑在一起只有抱头痛哭以作慰藉。
  云师兄能躲过他的记忆消除大法,天知道这种情况会不会出现第二次,总之一句话,以后有云听澜的地方绝对没有他。
  现在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只能小心翼翼见机行事,炮灰没人权,属于他们家大崽的戏份已经走完,接下来还会不会被炮灰的行事准则束缚还说不准,待会儿找机会和世界意识沟通一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今必须小心着来。
  三个师兄的反应太过奇怪,他还得控制着可怜的大崽适应新身体的速度不能过快,谁知道好了之后等着他们的会不会是中州十大酷刑。
  玉床之上,眉目精致的小娃娃睫毛轻颤慢慢恢复意识,漆黑的眸子满是茫然,小孩儿黑色的头发乖顺的垂在脸庞两侧,肌肤柔嫩的似乎能掐出水来。
  【统,什么情况?】
  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就是奶味儿十足的声音,惊的顾清珏直接咬到舌尖,孩童的身体经不住任何痛楚,刚察觉到疼痛眼里就蓄起了泪珠。
  【统!!!】
  顾清珏惊恐的从玉床上下来,连止不住往下掉的眼泪都顾不得,确定自己真的变成个奶娃娃后如遭雷劈,整个人缩在角落里当场表演什么叫自闭的蘑菇。
  就这就这就这?
  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仙气飘飘的身体说没就没了?
  脱离世界后又被拖回来善后也就算了,还搞这么一出,系统你东家到底靠不靠谱,咱们当初签的合同真的合法吗?
  顾清珏依旧在哭,识海里的小人边哭边骂甚至开始打滚儿,系统和自己相依为命那么多年已经有了感情,那就骂系统背后的大佬,总之得有个被骂的出来背锅。
  系统不敢反驳,只能跟着一起谴责,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偏殿里刚出现动静外面的人就察觉到了,三人反应极快来到门前,却在推门的时候全部停下动作。
  叶重渊深吸一口气,怕自己现在的样子把人吓着,心中再不愿意也还是后退了一步,“大师兄,二师兄,我在外面等着。”
  谢弈顿了一下,想起自己那段时间对顾清珏的态度,眸光微暗也摇了摇头,“清珏现在应该不愿意见到我们,听澜自己进去吧。”
  云听澜看了他们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进去,看到玉床上没了小娃娃的身影心中一紧,直到发现小家伙躲在墙角才微微松口气。
  温润如玉的青年蹲在小孩儿跟前,声音轻柔令人如沐春风,“清珏,乖,别怕,还记得我是谁吗?”
  顾清珏:……
  【统,二师兄是把我当智障了吗?】
  在墙角缩成一团的小家伙露出满是泪水的小脸,像是受惊的猫崽儿,恐惧着周围的一切却无力逃脱,只能委屈又不安的默默哭泣。
  云听澜心中愧疚更甚,伸手想将小孩儿抱起来,在看到那双满是惊慌的眸子后又将手收了回来。
  他在拒绝触碰,即便什么都不记得,却下意识的拒绝周围的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呢?
  清珏以前从来不会让自己受委屈,被欺负了也从来不会忍着,他自己不喜争斗便回宗门搬救兵,上面有三个师兄在,总不会让他吃亏。
  后来师尊仙逝,他们师兄弟四人各掌一峰,关系却依旧亲近,不知何时开始,玄天宗流言四起,说昭明仙尊仗势欺人无法无天,有辱宗门声名。
  再后来,呵,再后来……
  愧疚如藤蔓般爬上心脏,然后蔓延至全身令人痛不欲生,云听澜艰难的维持住唇角的弧度,眼眶却已经开始泛红,“清珏,我是二师兄。”
  清珏自小乖巧,从不主动惹事,无缘无故怎么会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
  然而当时他们都跟魔怔了一样,丝毫没有深究其中缘由,反而不假辞色加以训斥,以至于最后逼的他不得不用假象伪装自己,落得个万人唾骂魂飞魄散的下场。
  之前经历了那么多痛苦,怎么敢再对周围的人付出信任?
  顾清珏想开口让他们家二师兄别急着掉眼泪,一屋子有一个哭包就够了,再来一个就水漫金山了,然而尝试了许久,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小孩儿眸中惊恐更甚,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落下来,云听澜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直接将小家伙抱起来放回玉床上。
  顾清珏在发现自己不能说话时就意识到不对劲,发现对新身体的控制也不怎么利索后更是闹翻了天。
  【统!!!】
  【系统!!!】
  【你给老子出来!!!】
  【不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仙气飘飘也就算了,你丫的新身体是个小娃娃都不忘偷工减料,你信不信老子回去就投诉你!!!】
  【真把老子当智障来糊弄啊?!!】
  系统:???
  【崽!这具身体是你几个师兄准备的,偷工减料也是他们不是我,这锅我不背!】
  【新身体总得适应一段时间,顺便提醒一下,以现在你和新身体的融合程度,的确应该是个智障。】
  【嘻嘻~】
  顾清珏:老子信了你的邪!
  作者有话要说:
  小顾:我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第3章 
  *
  云听澜将害怕到颤抖的小娃娃放回玉床上,不敢对上那双充满惶恐的眼睛,只能让小家伙继续睡着。
  血肉之身才最契合魂魄,但是之前身体已经化成飞灰,现在只能用灵物来代替,在魂魄和身体彻底融合之前,睡觉是最适合他的修养方法。
  云听澜眼底压抑着痛楚,确定小家伙的身体没有大碍,将旁边的薄被给他盖上,待心绪平定下来后才转身出去。
  再等等,再等等就好了。
  门口,谢弈和叶重渊站在原处没有动弹,看他出来立即将目光移了过去。
  云听澜朝他们点点头,“清珏的魂魄没有遭到排斥,只是暂时失去记忆,如今和真正的孩童无异。”
  谢弈闻言终于松了口气,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只要人还在,记忆就算找不回来也无妨,对清珏来说,或许没有那些记忆更好。
  *
  师兄弟三人在外面站了许久,直到天光熹微才各自散去,系统悄悄从偏殿冒出来,发现没人堵在门口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主峰。
  他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看得见自己,以防万一想出门还得偷偷摸摸,宿主被拉回任务世界这么可怕的事情都能发生,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能发生?
  淦,为什么想找世界意识还得跑到三界之外,他还是就近打探消息吧。
  系统计算完一来一回需要的时间,担心离开的这段时间出现什么大崽解决不了的情况,索性直接在玄天宗内转了转。
  通过宗门内弟子的闲谈拼拼凑凑也算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了解了个大概,只是这了解还不如不了解。
  他们拿的是炮灰剧本没错吧?
  没人说炮灰走到最后会变成卧薪尝胆深有苦衷的人设,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系统整个统都不好了,差点被刺激到程序崩坏,晕晕乎乎回到顾清珏的识海,想也没想直接把睡的四仰八叉的小团子弄醒,【崽,出大事了。】
  识海空间现在是片舒适的草地,胖嘟嘟的小娃娃睡的正好,忽然被天上掉下来的数据块砸个正着,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从旁边抄起网兜扑腾着小短腿开始报仇。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是不是找抽!!】
  【崽!崽!!崽!!!你听我解释!!!!】
  系统变成另一个小团子一边跑一边吼,俩人一追一逃闹了好久,在识海空间的草地被踩秃之前终于停了下来。
  顾团子把网兜扔在一边,气鼓鼓的看着和他保持距离的系统,【说吧,为什么吵我睡觉?】
  【差点给忘了,崽,这个世界出问题了。】系统边说边比划,语无伦次的把刚才在外面听到的各种事情说出来,话里话外只有一个意思,被拉回来不是他们的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顾团子听着听着就傻了,看着手舞足蹈的系统风中凌乱,【不对啊,我们当时明明拉足了仇恨,怎么还带翻盘的?】
  系统身上的气势一点点缩回去,变回数据链把自己团巴团巴弄成球,【对不起,是我的错,大概真的是我操作不熟练,之前被你二师兄看到后记忆没抹干净,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那也不对,就算二师兄看见你,能想到的也是我们勾结在一起准备干什么坏事,我那负到底的声望是说着玩的吗?】顾团子拖着小脸坐在地上,怎么都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剧情变成系统说的那样。
  系统变成的张牙舞爪的黑雾在仙界很少能见到,五彩斑斓花里胡哨的黑更适合魔界,当时那种场景,不管谁来都会以为他和魔族有勾结,更不用说他们家二师兄转头就被打晕消除记忆。
  他当年兢兢业业当炮灰,抢法宝毁灵脉各种拉仇恨,能招人怨的事情他几乎全都做过,连可可怜怜的贴心小棉袄徒弟都被他一脚踹到魔界自生自灭,更不用说其他人。
  二师兄的记忆因为系统的差池没能被消除,可声望数值不是假的,以他当时的情况,被云听澜看到他和系统在一起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证明他更加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还平反?做梦呢!
  他干坏事走剧情的时候丝毫没有留手,就怕仇恨拉的不够,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反可平,几个师兄看上去都不傻,是怎么做到睁着眼睛装瞎愣是把他从墨池子里捞出来洗白的?
  系统吭哧吭哧挪到对面,纠纠结结小声解释,【崽,你还记得之前抢的那些法宝扔哪儿了吗?】
  【扔无妄山底下了,有问题?】顾团子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疑惑的看着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的系统,心头一跳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统,你别吓我。】
  玄天宗是中州第一宗,他身为玄天宗四位仙尊之一,身上的天才地宝数不胜数,但是身为一个用生命来让大家快活的炮灰,怎么会放过拉仇恨的机会呢?
  好东西谁也都不会嫌多,他那段时间基本听到什么地方有异宝出世就直接去抢,反正他修为高地位高,被抢的人在心里将他骂吐血,表面上还得恭恭敬敬的将他送走。
  他本身是个法修,身体比不上剑修体修强悍,打架全靠法宝,外面抢的东西大部分还没有他自己炼出来的品质高,为了不占地方,抢回来的还有其他练手炼出来的法宝基本都扔在了无妄山。
  这地方荒僻,据说下面还镇压着吞噬血肉魂魄的魔物,仙界的小孩儿都是被这么吓大的,所以平日里罕有人至,扔这儿也不怕被人发现,可现在听系统话里的意思,他扔错地方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