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Yana洛川
时间:2021-04-03 09:42:18

  系统抬头瞅了他一眼,【崽,那个传说是真的,无妄山下真的镇压了魔物,只是时间过于久远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你扔过来的那些灵宝法器……阴差阳错全巩固镇压大阵了。】
  顾团子:……
  系统:【被镇压在底下的是魔界的前前前前……前任魔尊,大概是以前剧情的遗留人物,人家被困在无妄山数万年,仙界的人都忘了这儿还镇压着东西,就给了他可乘之机,生生凭借地底的丝丝浊气将阵法扣出缺口,就差临门一脚,结果又被你给堵回去了。】
  顾团子:【我真不是故意的。】
  谁会将止小儿夜啼的故事当真,他一直以为这别人编出来的故事,那么大一魔尊被镇压在仙界,为了避免魔界捣乱,消息应该被严防死守才对,当传说传出来怎么可能有人相信?
  【唉,谁知道呢?】系统也是唉声叹气,他拿到的只是前后五百年的剧情,谁知道数万年前被镇压的魔尊还留着气儿没死透?
  顾团子揉揉脸,打起精神继续问,【然后呢?就因为这他们就把我洗白了?】
  系统在地上盘成个圈,【也不至于,你还记得主角吗?就那个被你废了修为踹去魔界的徒弟。】
  顾团子:???
  【别告诉我那小子也出问题了!】
  他知道修仙世界的师尊是高危职业,可他只是个炮灰,在徒弟长成之前就挂掉的那种炮灰,总不能连这种也跟着一起高危吧?
  系统沧桑的叹了口气,【被镇压在无妄山下的魔头在咱们离开后又费劲把自己挖出来,回到魔界准备重整旗鼓颠覆仙界,结果因为实力没有完全恢复,直接被你徒弟给灭了。】
  【被镇压那么多年还能搞事的魔头这么轻松就能解决?逻辑呢?】顾团子心疼的抱住胖胖的自己,看着地面很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别问,问就是主角光环。】系统在他旁边落下,瘫成一堆不想说话。
  【统,我们的任务真的通过了吗?】顾清珏现在有点不相信之前看到的结果了,任务世界歪成这样,哪个审核员敢给他通过?
  倒霉徒弟也是,乖乖走剧情不好吗,魔界几万年没有正儿八经的魔尊,正是他施展手脚的时候,打怪升级不香吗?
  都说仙侠世界的师尊是高危职业,对徒弟太好会被爱上然后拖去酱酱酿酿,被徒弟不好会被恨上然后拖去酱酱酿酿,对徒弟不闻不问依旧会被惦记上然后拖去酱酱酿酿。
  基于以上条件,仙侠世界的师尊着实不好当,可他一直坚信自己不属于高危的行列,不光因为徒弟早早就被他踹了出去,而是那倒霉孩子后来经历的磨练太多,他这个师尊在里面实在不够看。
  没错,他徒弟殷明烛,就是所处剧情段的主角。
  伟光正主角变成亦正亦邪的魔尊总得有过程,那小子在他身边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年,而且被踹出去后没多久他就自作孽不可活死在了无妄山,倒霉徒弟要报仇的对象海了去了,小小的师尊不值得他想起来。
  系统怜悯的看着缩成一团的胖娃娃,摇摇脑袋继续说道,【有句古话说的好,反派死于话多,回到魔界的魔头虽然算不上是反派,但也是你徒弟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他们俩边打边斗嘴,不小心就给你加了戏份。】
  那魔头大概是被关的太久,看见个人就叭叭叭叭合不上嘴,殷明烛当时已经知道顾清珏往无妄山填了无数法器试图修补大阵,下意识就将他当成了胁迫他们家师尊的幕后黑手。
  他就知道师尊不会无缘无故将他赶出师门,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师尊才不会将他送走。
  殷明烛自觉遇到罪魁祸首,怒火中烧几乎失去理智,魔尊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觉得自己不在仙魔两界,仙魔两界却依旧流传着自己的威名这种事情听上去非常不错,于是不管对面说什么他都说是自己干的。
  没错,坏事都是本尊做的,区区无妄山怎么可能镇压得了本尊。
  昭明仙尊性情大变?老子干的!
  昭明仙尊烧杀抢掠?老子逼的!
  昭明仙尊勾结魔界?老子设计的!
  别问!问就都是老子干的!
  老子一缕魂魄都能让堂堂仙界仙尊身败名裂魂飞魄散,识相的就将魔界还给老子,不然那谁谁谁的下场就是下一个你。
  【于是乎,你徒弟战斗力爆表,那位“幕后黑手”被他越级反杀,再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系统的数据链碎成无数个1和0,然后在半空中拼成一个小黄脸微笑的表情。
  顾清珏懵懵的眨眨眼,张了张嘴愣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倒霉催的魔尊,怎么还能这么玩?
  作者有话要说:
  小殷:我可怜的师尊啊!
 
 
第4章 
  *
  顾清珏和系统并排瘫在地上,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他们猜测了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还能这样。
  两个团子在识海空间安静如鸡,直到顾清珏的魂魄和新身体完美融合,这才打起精神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当然,在此之前,还得先替那位倒霉催的魔尊默哀三秒钟。
  你说你回魔界就回魔界,怎么还把别人的罪名全揽自己身上,被封印在无妄山数万年好不容易跑出去,就这么死了你冤不冤?
  【崽,要不要帮你把记忆模糊了?】系统哀哀戚戚的从数据链化成人形,模糊记忆不是消除记忆,既不会对宿主造成伤害还能趁机拉波愧疚值,他实在怕了这个世界,万一再从哪儿冒出来个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那才是哭都没地方哭。
  顾团子幽幽叹气,【你看着来吧,情况稳定了再把记忆还给我,总不能一直当个小智障。】
  他们太惨了,被以前剧情的残留人物坑到也是难得一见,平时运气好有什么用,翻车一次就彻底玩完,简直不给人留活路。
  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双手合十,非常诚恳的对着系统祈祷,希望师兄们看在他还是个孩子的份儿上不要深究之前的事情,堂堂仙尊,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他这个“受害者”都不在乎,求你们也别揪着不放,翻车这种事情他实在扛不住第二次。
  顾清珏想象着三个师兄发现他当年不是深明大义拯救仙界而是真的胡搅蛮缠只想搞事儿后的反应,肉乎乎的身体不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系统以为他在害怕记忆消除大法,拍拍他的脑袋以示安抚,然后信誓旦旦开口道,【放心,阿爸我办事绝对靠谱。】
  故障出现一次就够了,这次要再出问题,他自己回去就主动申请销毁。
  顾团子:……
  这话听着有点吓人,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顾清珏翻身想让系统闭嘴,然而系统的动作比他更快,淡淡的光点悬浮在身边,在触及身体的瞬间人便倒了下去。
  一人一系统打算的好,谁都没注意暗处另有一道微光没入玉床上的孩童身体中。
  *
  三界之外的虚无之地,黑色的宫殿静静悬在那里,白衣青年透过水镜看着里面的孩童,眸中满是痛惜。
  天命无常,他修得大道不久,尚不能对力量掌控到万无一失,小徒弟本该魂飞魄散,幸而他在三界外寻得一缕残魂。
  清珏魂魄不在三界内,无妄山的阵法百年千年也没有用,如果不是他侥幸参得大道,余下几个徒弟余生便都要在愧疚中度过。
  他这个当师尊的如今不能插手世事,只能让清珏忘却前尘,没有那些痛苦的记忆对他们几个都是好事。
  天地寂静,虚无之地无日无月无星辰,白衣青年幽幽叹息,抬手将水镜撤去,阖上眼眸继续参悟大道。
  此方世界天道不全,虽然生死轮回运转如常,但是对高阶修士来说却有极大的不妥,天道不全,里面的修士最多只能到仙尊境界,他虽然侥幸突破,却又被困在这里无法踏足三界,再世人眼中和渡劫失败也无甚两样。
  为今之计,只能尽快参透大道中的玄机,或许还有回到三界的机会。
  *
  玄天宗偏殿,白白嫩嫩的小娃娃睫毛轻颤,睁开眼睛发现房间里没有人,歪着脑袋愣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从玉床上下去。
  【崽,感觉怎么样?】系统欢快的在识海里蹦跶着,他可是货真价实的高级系统,意外这种事情只是偶然,靠谱才是真正的他。
  脚尖刚碰到地面的小娃娃忽然听到脑海里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扶着玉床站稳,茫然的四处看了一圈,发现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后眸中满是惊惶。
  是幻觉吗?
  系统好一会儿没听见回应,蹦跶着的数据块慢慢聚成问号,【崽?】
  顾清珏彻底慌了,赤着脚踩在地上跑出去,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房间里明明只有他自己,为什么却能听见别人说话,他身上是不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师兄呜呜呜~
  师兄救命呜呜呜~
  系统:【???】
  系统:【崽!!!】
  什么情况?统爷那么乖巧懂事的崽崽,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不科学!!!
  *
  云听澜一直守在外面,察觉到里面的小家伙醒了,收了灵草丹药就要进去,熟料不等他推门,小娃娃便哭着撞进了他的怀里。
  小孩儿被吓的不轻,抱着他们家师兄身体不停的颤抖,奶乎乎的声音皆是哭腔,“二师兄,有人在清珏识海里说话。”
  云听澜正惊喜于小师弟的亲近,听见小孩儿满是恐惧的声音后笑意微僵,温声细气一边安抚被吓到的小家伙一边检查魂魄和身体融合的情况,“清珏不怕,师兄在。”
  小师弟能和他这般亲近,大概是只剩下幼时记忆的缘故,至于在他识海中说话的声音……
  呵,无妄山下镇压的魔头就是凭借此等手段才将清珏害到如此境地。
  那魔头如今已经彻底消失在天地间,液灵池里的冰莲专克妖邪,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罪魁祸首死灰复燃,那人究竟对清珏做了什么,才会让小家伙忘却一切也仍记得当时的惶恐?
  云听澜轻轻拍着小孩儿的脊背,心中愧疚与愤怒交织在一起,声音却依旧温和轻柔,“没有人说话,师兄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能伤害清珏。”
  小孩儿眼中泛着泪花,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委委屈屈的将人抱紧,他真的听到脑海中有人说话,二师兄为什么说没有呢?
  系统懵懵的看着把他忘了的宿主,数据块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同样的错误他竟然连续犯了两次,上次是消除记忆不彻底,这次竟然是消过头把不该消的记忆也该弄没了,他不是高级系列的系统吗,为什么现在状况频出?
  崽崽连系统阿爸都给忘了,一个人在外面可怎么办啊?
  系统悄悄把自己的辈分定了下来,在识海里暗中观察许久,感觉没了记忆的宿主似乎更加如鱼得水,于是咬咬牙开始自闭式检修。
  没有任何征兆被拽回任务世界,联系不上总部,记忆消除大法不光失效还能消过头,这是高级系统能干出来的事?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意外,三次肯定是他出了问题,这次不把毛病检查出来他回去就申请销毁,接二连三出差错的系统没脸活在世上。
  *
  顾清珏不知道他们家系统被刺激成什么模样,只剩下丁点记忆的他如今彻彻底底变成了孩童。
  这个世界的他自出生便被带回玄天宗,当时几个师兄皆已成人,师尊忙于闭关修炼,幼时便是几个师兄将他带大,因此没有察觉到半点不对。
  以他现在的心智,就算有不对劲也察觉不出来。
  小孩儿的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有师兄在旁边底气十足,好久没听到脑海中再有声音理所当然的以为附在他身上的家伙被他们家师兄给吓跑了,这会儿坐在玉床上晃着小腿玩的正开心。
  云听澜唇角带笑看着无忧无虑的小家伙,恍然以为是回到了过去。
  他们家小师弟自小长在玄天宗,刚被带回时还是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他当时师尊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却还是出关将他带回来,只是养孩子的活计就交给了他们师兄弟三个。
  他们不知道小家伙的身份,只知道师尊在闭关的紧要关头依旧将人带回来,小家伙的身份便不是他们能知晓的事情。
  师尊一闭关就是二十载,出关时清珏已经长成大人,他们几个亦父亦兄将人带大,在师尊出关时竟然有种遗憾的感觉,然而师尊到底只顶着师尊之名,清珏从来没有见过他,相处时自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时亲近。
  师尊说他们将清珏教养的很好,他们也这么觉得,小师弟天资极高又知道努力,短短二十载修为便到了旁人两百年也无法企及的高度,整个仙界都知道玄天宗出了个万年难遇的天才。
  后来师尊渡劫时让他们照顾好清珏,大概那时就知道将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了吧,若非因为窥视天机,又怎么会引来九重天雷,然而他们当时答应的好好的,最后却成了将清珏害到魂飞魄散的帮凶。
  如玉端方的启月仙尊心中情绪翻涌,怕自己把刚醒来的小孩儿吓到,艰难的将思绪从回忆中抽出来然后温声道,“清珏,待会儿你三师兄过来,你……”
  “三师兄打架回来了?”顾清珏刚好抬头,漂亮的眼睛像是夜空中闪烁的星子,里面满是欢喜和开心。
  云听澜顿了一下,想了又想实在没猜出这小家伙的记忆停留在什么地方,幼时的顾清珏不似后来的冷清,小孩子耐不住寂寞经常满仙界乱跑,丁点大的小家伙在外面受欺负了就回来喊师兄,叶重渊当时没少为此和其他宗门弟子打架。
  小孩儿迫不及待从玉床上蹦下来,没跑两步就被拎回来把鞋子穿上,叶重渊在外面徘徊许久,终于做好被厌恶排斥的准备进来,却被冲过来的小娃娃抱了个满怀。
  顾清珏揽着他的脖子,没看到太初剑感觉有些奇怪,却也没想那么多,“三师兄,你没把祁翎打到缺胳膊少腿吧,真打太狠他以后该不和我玩了。”
  “祁翎?”叶重渊愣愣抱着软乎乎的小家伙,从这个角度看去,正好对上那双纯净稚嫩的眸子。
  清珏这是……
  云听澜过去将顾清珏抱走,给他留了个稍后再说的眼神,然后耐心的哄小孩儿睡觉。
  灵魂和身体刚融合成功,不可太过费神,今天醒来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们惊喜,有没有记忆不重要,只要人在,其他就都不是问题。
  顾清珏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困倦席卷而来很快便睡了过去,长长的睫毛卷起柔软的弧度,美好的让人眼眶发烫。
  叶重渊怔怔的站在原地,怀中还残留着小孩儿的温度,他不是傻子,即便没有解释也猜到了如今是什么情况。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