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Yana洛川
时间:2021-04-03 09:42:18

  清珏的记忆停留在幼时,停在玄天宗尚有师尊坐镇、没有昭明仙尊只有顾清珏的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顾:你们尽管脑补,脑出来真相算我输。
 
 
第5章 
  *
  容貌精致的小孩儿睡的安稳,柔软的黑发服帖的落在脸颊两侧,乖巧的让人恨不得将时间静止来保留这一份美好。
  云听澜眉眼间带了些许暖意,轻轻将小家伙额前的碎发拨开,若不是外面还有个傻子师弟等着,他更想一直守在房间里。
  小家伙没怎么出门,只看殿里的布置并没注意到不同,以为现在还是当年,他们师兄弟四人在师尊还在的时候都住在主峰,幼时的清珏自然对这里更熟悉。
  如果真的能回到当年该有多好,若能重来一回,他们一定不会再让清珏受那么多苦。
  云听澜心中叹息,指尖在小孩儿脸上虚虚拂过,现在这样也好,清珏将不好的记忆都忘了,想不起来便罢,若是将来记忆恢复,在想起来之前的这段时间足够给他们弥补,到时要杀要剐他们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不过以清珏的性子,最大的可能是反过来安慰他们。
  山外层云万里,岁月静好,云听澜抬眸看着千山万重,胸中郁气渐渐消散。
  “师兄,清珏的记忆……会恢复吗?”叶重渊回过神来,看着终于振作起来的师兄颤声开口,说他自私也好懦弱也罢,他宁愿清珏重新长大,也不想让他想起那些痛苦的记忆。
  “说不准,可能一觉醒来就能恢复,也可能永远都无法恢复,死而复生本就逆天,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云听澜语气温和,抬手在这人肩上拍了拍,让他不要将事情想的太糟糕,“清珏能回来已经是万幸,你是师兄,不能在小师弟面前露怯。”
  “我只是怕了,若清珏想起来,他还会认我吗?”黑衣剑尊声音低沉,当年亲手将师弟害到魂飞魄散的惨烈情景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中浮现,周身的煞气也抑制不住的泄露出来。
  云听澜皱起眉头,“清珏当年选择隐瞒,便不会将错处都归到你身上,左右近来宗门无事,你和大师兄说一声,然后去剑冢闭关,堂堂剑尊现在这般模样像话吗?”
  叶重渊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待会儿会照做,他这些年沉浸在愧疚之中,于修炼一道并没有荒废,却依旧回不到以前的状态。
  心结所锢,心魔所扰,谈何修炼?
  云听澜知道他的症结所在,这种问题旁人无法插手,再多灵药也于事无补,只能他自己走出来,“对了,清珏方才提到祁翎是怎么回事?”
  天机阁浑仪仙尊祁翎,一手星盘演算天机,这些年若非有他相助,他们也没法在无妄山摆出逆天招魂的阵法。
  叶重渊听到这个问题嘴角微抽,周身的寒意退去不少,不是他记性不好,而是他们家小师弟和祁翎年纪相仿,难得有个能玩到一起的同龄人,俩小孩儿小时候三天两头的闹,他隔几天就要过去一趟,实在想不起来小家伙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云听澜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失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也罢,清珏暂时见不着祁翎,想不出来就别想了。”
  提起他们家小师弟小时候的事情,两个当师兄的心情都放松了起来,当时师尊闭关,大师兄整日忙于宗门事物,小家伙可以说是他们俩带大的。
  *
  顾清珏在房间里睡的安稳,外面叶重渊回去收拾东西准备闭关,云听澜回到隔间调配灵药,小家伙的身体少不得天才地宝的温养,血肉之躯无法再造,这具由灵物炼制而成的身体在修炼一途只能比之前更顺畅,不然也对不起玄天宗攒了数万年的宝物。
  两个师兄以为祁翎不会来玄天宗,没有细究顾清珏的记忆究竟回到了什么时候,然而怕什么来什么,第二天中午,小孩儿刚踏出殿门,就看到一个和小伙伴长的十分相似的青年站在外面。
  正是天机阁浑仪仙尊——祁翎。
  难得出门一趟的浑仪仙尊看着挪动脚步想要绕开的小家伙,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顾昭明?”
  云启月只告诉他顾昭明的魂魄找回来了,却没说回来后人变成了小孩儿,时隔多年再见到好友幼时的模样,实在是令人感慨万分。
  他们是至交好友,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人回来自然要亲自看看,不亲眼见到实在不放心,他前些年忙于修炼,闭关之前明明没有发现星盘有异,结果出来后整个仙界都变了。
  天资卓绝的好友名声尽毁魂飞魄散,杀人夺宝贪心无度勾结魔界什么罪名都被加在身上,惊的他差点以为自己被心魔困在了幻境之中。
  更可怕的是,他出关后境界有所突破,星盘却算不出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算过去比算将来容易很多,以他的修为,这世间很少有什么能瞒过他,然而那时星盘却像坏了一样,任他怎么推演也毫无动静。
  玄天宗内罕有师兄弟阋墙,好友自小被几个师兄宠着长大,他不过闭关几年,这群家伙难道都被魇住了吗?
  他当时又惊又怒,不顾身份直接杀到玄天宗,入眼确是另一番混乱景象。
  向来温文尔雅的启月仙尊红着眼睛拿着不常用的剑将叶重渊这个玄天宗战斗力最强的剑尊打到爬不起来,叶重渊不躲也没有防备,就那么任身上变的血淋淋。
  剑修身体强悍,云听澜也是仙尊境界,又是少见的以医入道的医修,最清楚怎么打人最疼又不会伤及性命,整个中州都被这师兄弟二人的动静惊动,身为宗主的谢弈却没有阻拦,或者说,他宁愿被戳到血淋淋的那个人是他。
  在谢弈愧疚的声音中,他终于明白好友身死的来龙去脉,气急攻心二话不说直接加入揍人的行列,即便他和云听澜都不擅长打打杀杀,但毕竟修为摆在那里,于是,叶重渊此后足足三年都在养伤中度过。
  没过多久,那个被好友赶出宗门去了魔界的徒弟也闹出了大动静,也多亏了那小子,他们才知道好友这些年究竟为何性情大变。
  如琼枝玉树般清贵矜傲之人,最终却背负着骂名被嫡亲师兄亲手处决,他当时该有多痛苦?
  祁翎将眸中情绪尽数遮掩,蹲下身子朝变成小孩儿的好友招招手,“过来。”
  顾清珏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虽然不知道这人喊的是谁,却还是很有礼貌的走了过去。
  “我叫顾清珏,不是您口中的顾昭明。”小孩儿有些紧张的攥着拳头,抬头看着那张和小伙伴特别像却又好看了许多的俊脸,纠结了半天还是问道,“前辈,您……您是祁翎的爹爹吗?”
  昨天被打岔忘了问祁翎究竟被揍成什么样子,三师兄该不会真把人打残了,结果打了小的惹的大的来讨要说法吧?
  顾清珏被吓的不轻,天机阁和玄天宗关系很好,万一因为他让两个宗门的关系就此破裂,大师兄一定会气疯的,“前辈,三师兄是被我喊去找祁翎麻烦,我可以让他打回来,您大人有大量,别告诉我大师兄好不好?”
  “祁翎的……爹爹?”祁翎愣了一下,指尖拂过腰间挂着的星盘,想起这小家伙在死而复生后命数就不归天命束缚,不由起了些逗弄的心思,“我不是祁翎的父亲,不过顾昭明是你的爹爹。”
  小时候多聪明一孩子,怎么长大后就变得不近人情,还被人算计欺辱成那般模样,你顾昭明但凡有幼时半分机灵,也不会魂飞魄散还搅的仙魔两界自此不得安宁。
  谁是谁的爹不重要,这小家伙若是被旁人看到,即便年岁差了些许,被当成是顾昭明当年留下来的孩子也不奇怪。
  小家伙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不逗逗简直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祁翎拍了拍小孩儿的脑袋,深邃的眸子染上笑意,愈发显得清俊无双。
  顾清珏警惕的退后一步,捂着脑袋凶巴巴的问道,“您怎么知道我爹是谁?您见过他?”
  他自己都不知道爹娘是谁,这个和祁翎长的很像的家伙该不会是偷偷溜上玄天宗的骗子吧?
  “你到底是谁?这里可是玄天宗,我喊一声就会有三个师兄过来揍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喊人啦!”
  祁翎看着小家伙故作凶狠的模样嘴角微抽,他们俩怎么说也是从小玩到大,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家伙小时候这么有趣?
  谢弈方才和宗门弟子交代事情,所以慢了一步过来,看到一大一小在殿前对峙有些不解,“怎么不进去?”
  顾清珏鼓了鼓脸,迈开小短腿绕过祁翎跑过去,“大师兄,这是个骗子,他说他认识我爹,这怎么可能呢?”
  谢宗主挑挑眉,将小家伙抱在怀里进去,待祁翎在旁边坐下才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他知道祁翎和顾清珏关系好,也知道祁翎不会无缘无故拿这种话开玩笑,当师兄的对自家小师弟小时候的性子很是了解,在场没有外人,他也难得能和小家伙培养感情。
  小家伙眼神有些飘忽,长长卷卷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低着脑袋圈住他们家大师兄的脖颈,到底还是小声交代了事情经过。
  谢弈听完小孩儿的解释,再看看神色不变坐在旁边慢慢品茶的祁翎,大概明白这人方才的感觉是什么样了。
  小家伙吵不过别人就喊师兄帮忙出头,以为人家和自己一样,吃了亏就喊长辈过来讨回公道。
  不过清珏现在只有幼时的记忆,会这么想也无可厚非,谢弈温声说了他几句,直到小家伙委屈的将脑袋埋在他肩膀上才转而去哄。
  幼时这般娇气,怎么长大后却什么都不肯往外说?
  谢宗主低声叹息,拍了拍小家伙的脊背将人放下,然后才看着祁翎道,“你送来的那人已经安排妥当,若能通过考核便分到万剑峰,资质不够就去玉琼峰,有我亲自照看,不会让她出差池。”
  万剑峰内皆是剑修,峰主叶重渊,玉琼峰内皆是医修,峰主云听澜,至于主峰和顾清珏的南华峰这次并不准备收人。
  最近是玄天宗广开山门招收弟子的日子,三十年一次的招新,他身为宗主必须看着,所以在确定顾清珏的身体没有大碍后就转头去忙了。
  这几天顾清珏的事情都是由云听澜转述,不过忙着炼药的启月仙尊还没来得及说最近不要让祁翎出现在他们家小师弟面前,怕什么来什么,谁能想到这人转眼就能出现呢?
  好在即便他不说,谢宗主也明白不能让他们家小师弟知道眼前这人就是祁翎本人。
  祁翎放下茶杯,看顾清珏盘腿坐在桌上玩着谢大宗主的浮尘,神色微沉压低声音解释道,“谢宗主误会了,我将人带到这里不是为了让您为她破例,而是她的来历我看不透。”
  那女子忽然出现在天机阁附近,天机阁规矩森严,她却能轻而易举让阁中弟子带她进入机密要地,事后却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若非她身上探查不出恶意,带她进去的弟子又迅速认错,他当场就能将人压入地牢审讯。
  只是紧接着就得到顾昭明回来的消息,那女子又几次提到过玄天宗,他索性便直接将人带到这里,天机阁或许有防备疏忽的地方让她钻,玄天宗可没那么好捣乱。
  能将来历掩盖到星盘都查不出来,他很好奇那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究竟想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祁翎(怒):什么都看不出来,闭了个锤子关!
 
 
第6章 
  *
  祁翎真心觉得他就不该闭关,害好友在外孤立无援惨遭暗害也就算了,修为竟然还有倒退的趋势。
  境界突破又能怎样,他以前可没那么多算不出来的东西。
  谢弈挑了挑眉,轻而易举从这人话中听出咬牙切齿的意思来,不过玩笑归玩笑,能躲过星盘探查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两人对视一眼,神色不约而同慎重起来。
  顾清珏拖着小脸盘腿坐在旁边,对两个谈论正事的男人很快失去兴趣,招收新弟子和他没有关系,反正师尊把他带回来后就一直在闭关,再怎么纳新也没法给他弄出来个小师弟。
  “大师兄,你们慢慢谈,我去找三师兄玩。”小孩儿熟练的从桌子上下去,故作深沉的在自家师兄膝盖上拍了拍,很乖巧的表示自己不会打扰他们的大事。
  祁翎:……
  “谢宗主,顾昭……他小时候一直是这样吗?”
  他自认为和这家伙感情甚笃,可他确定他认识的顾昭明没这么活泼,那家伙小时候虽不像后来那般清冷孤高,却也不是个多话的性子。
  顾昭明小时候在外面被人调戏的时候也只是绷着小脸面无表情,转头就会回去喊师兄帮忙报仇,至于撒娇卖乖……他还真没见过几次。
  咳咳,当然,他当年经常被揍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小孩子间有点口角很正常,只有被长辈捧杀的纨绔才会干出那等事情。
  “你三师兄去闭关了,等他出来再陪你玩,去找你二师兄吧。”谢弈揉揉小家伙的头发,看着他蹦蹦跳跳跑出去,这才怀念的对祁翎说道,“清珏自小就非常注重言行举止,也只有在我们几个师兄面前才会这样。”
  祁翎沉默,好一会儿后才难以置信的反问道,“所以在他心里我是外人?”
  “在清珏心里,阁主现在是祁翎的父亲。”谢宗主扬起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祁翎:……
  ——好吧,你们亲近,亲近到把他害成现在这个样子。
  祁阁主神情木然,下意识想要反驳,好在理智让他克制住了,这些年他们都在煎熬中度过,要是真说出来,天知道这几个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家伙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顾昭明,咱们以后再算账。”青年屈起指节在桌上敲了两下,看着小孩儿远去的背影声音里隐隐透露出些许寒意,“谢宗主,我们继续说正事。”
  顾昭明既然已经活过来,那么在他心里就不重要了,还是先把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天机阁的女人解决了为好。
  冷酷的浑仪仙尊如是想到。
  *
  山峦之间云雾环绕,玄天宗三十年一度的收徒大典即将开始,东海南荒北疆西域的修士都会赶来试试运气,中州的各大家族更不会错过,不等试炼正式开始就早早将族中天赋好的小辈送来。
  玄天宗万年底蕴,和中州顶尖世家的关系早就剪不断理还乱,这些小辈过来都有族中长辈可投靠,宗门也比平时多了几分热闹。
  戒律堂特意安排几个弟子带着初来玄天宗的少年少女们四处走走,能提前进入宗门的十有八九过些天都是他们的师弟师妹,提前让他们熟悉宗门并不是坏事。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