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Yana洛川
时间:2021-04-03 09:42:18

  “那是你师尊,你怎么下得了手?”云听澜深吸一口气,反手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冷静下来后惨笑道,“怎么下得了手?我们当初又怎么下得了手?”
  “二师伯……”
  “魔尊陛下已经不是玄天宗弟子,不必如此称呼。”云听澜很快恢复如常,神色冷淡道,“那不是清珏的孩子,招魂阵法成功,他回来了。”
  殷明烛愣在当场,心头被狂喜占满,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师尊回来了!
  狂喜之后,便是翻涌而来的惶恐,师尊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他们如今仙魔殊途,师尊会原谅他吗?
  主峰外面,好不容易摆脱戒律堂弟子的白素素小心躲在安全的角落,察觉到灵气风暴消失后满眼不可置信。
  大战呢?两败俱伤呢?宗主不受伤怎么办?这个世界不对劲!
  *
  此时,顾清珏识海之中,结束了自闭式检修的系统代码沧桑的散落在地上,他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从头到脚翻来覆去就没找到哪儿有bug,既然他身上没有出现bug,那问题是哪儿来的?
  崽,是爸爸对不起你,等爸爸联系上总部,非把他们讹到倾家荡产来替你出气,别不把新人当回事,有系统爸爸护着的新人和大佬一样不好惹。
  系统一边骂一边把自己拼起来,正想出去看看他们家大崽现在怎么样时,旁边忽然凭空出现三块光板。
  【总部?监管局?小监监?】
  系统警惕的在周围布上防火墙,又一次尝试着把信号发出去,收到回应的瞬间数据眼泪喷涌而出哭的像个狗子。
  【爸爸!你们总算发现失踪人口了呜呜呜呜~】
  自降辈分的系统哭哭啼啼和总部诉苦,同时一心二用把各种补偿申请提交上去,认怂归认怂,补贴一分钱也别想少。
  监管局对接工作人员:【……】
  系统看着待接收的文件,发现信号又断了,数据链直接化成一个朝天比划的中指,竟然还嫌弃他,总部的工作人员比外派系统高贵吗?
  补偿金如果不加一个零,你们就彻底失去我们了!
  系统骂骂咧咧接受文件,看见里面的内容后表情渐渐消失,什么叫这个小世界要进化成大世界了?什么叫排完的剧情结束后这个世界就不再作为任务世界了?
  不是,我家崽的戏份早结束了,那谁谁你把以后的剧本传过来有个毛用?
  所以他们被拽回来,是为了给之后的剧情做维护?
  识相的就赶紧把信号给老子接上,统爷可不是好惹的,真把爷惹生气了回头就把你们告到倾家荡产晓不晓得!
  狗逼总部!你们没有心!!!
  系统从骂骂咧咧变成破口大骂,仗着信号断开肆无忌惮撒开了欢儿,骂过瘾后了之后才伸出数据链把旁边飘着的剧情接受了。
  呜呼,这剧情,流批就两个字。
  就是崽崽现在处于失忆状态没法和老父亲一起快乐,共享的快乐才是真的快乐……等等,忘了和总部说崽崽的记忆出问题了。
  淦!
  他的程序没毛病,所以问题来了,崽崽的记忆究竟跑哪儿去了?
  系统陷入沉思,许久过去依旧想不出所以然,叹了口气出去把他不在时外面发生的事情过一遍,刚平息下的怒火再次窜出来差点气到冒烟。
  外面那个反派魔尊,听说你想给我崽当爸爸?
  东南西北四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想给我崽当爸爸,问过爷爷我的意见吗?!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气哭.jpg
 
 
第8章 
  *
  仙气弥漫的峻峰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好好的仙宗硬生生被这气氛弄的阴森可怖宛如末日降临,顾清珏自小最怕打雷,雷声刚出现就怂唧唧把脑袋埋进了祁翎怀里。
  虽然……他现在依旧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何身份。
  反正他人小个子矮修为低,雷劫肯定不是来找他的,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样子,这么可怕的雷劫肯定不能让小孩子看。
  祁翎看着这小孩儿理直气壮的有雷下来先劈别人的模样,笑着在他额头上敲了两下然后将动静挡在外面,“雷劫是每个修士都要经历的事情,怕打雷的话将来可如何是好?”
  “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我还小,二师兄说过雷劫离我远着呢。”小孩儿嘟囔着回道,依旧不肯将脑袋从这人怀里挪出来。
  “是啊,你还小着呢。”祁翎将小家伙抱起来放在桌上,趁谢宗主在外面泄火的时机和回到幼年时的好友沟通感情。
  什么都不知道也好,从今以后不受天命所缚,没有邪祟作乱,他只要开开心心就够了。
  这是仙界欠他的。
  若仙魔两界燃起战火,势必会造成生灵涂炭,顾昭明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别管是仙是魔,总归都欠他一个因果。
  谢宗主沉着脸回到山巅,在外面将心绪平复好,这才迈步走进殿中,小孩儿开心的从桌上蹦下来冲过去,恨不得将他们家大师兄当树来爬。
  谢弈将兴奋的有些过头的小家伙放回去,朝旁边的祁翎点点头,然后在旁边坐下开始沏茶。
  顾清珏歪了歪脑袋,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扰他们家大师兄,看了一会儿便无趣的转去继续骚扰另一个人,“前辈,您真不介意祁翎被揍了吗?”
  多年前被揍的正主微微一笑,“凭本事挨的揍,他会自己讨回来,找长辈替自己出气,他还丢不起这个人。”
  顾清珏:怎么感觉这话怪怪的?
  小孩儿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看看笑的温柔的俊美青年,再看看专心沏茶没有反应的大师兄,不确定究竟是不是他想多了。
  找长辈替自己出气……这家伙真的不是在讽刺他?
  祁翎看着气鼓了脸的小家伙笑意更深,抬手将他的头发揉的乱糟糟,在小孩儿要奋起反抗时才松手,“谢宗主,此间无事,我便离开了。”
  谢弈将张牙舞爪的小孩儿摁住,“那个女弟子我会注意,祁阁主慢走。”
  祁翎笑吟吟在小孩儿脸上捏了一下,转身走的潇洒,留下顾清珏再一次陷入迷惑之中,“大师兄,天机阁换主了吗?”
  他怎么记得天机阁的阁主不姓祁也不是这个人?
  谢弈:……
  糟糕,一时疏忽,竟把这茬忘了。
  好在小孩儿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其他事情吸引,不用谢宗主想办法解释自己就把这事儿略过去了。
  顾清珏看到殷明烛跟在云听澜后面进来,小脸皱成一团就往他们家大师兄怀里躲,“大师兄,方才那位前辈说他不是我父亲。”
  “将他忘掉。”谢弈深吸一口气,勉强将心里的火气压下,将顾清珏抱去偏殿内室放在玉床上,“师兄现在有事要做,清珏去自己玩好不好?”
  “不能让清珏知道吗?”小孩儿好奇心正盛,越拦越坐不住,刚被放下就自己跳了下来,“大师兄,清珏乖乖的,就在角落里站着,一定不会打扰你们说话。”
  谢宗主看着眼巴巴想出去的小家伙,将浮尘拿在手中淡淡开口,“顾清珏。”
  “我乖,不出去。”顾怂怂惊慌的看着他们家大师兄,小短腿扑腾扑腾赶紧爬上玉床,拿上自己的小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非常真诚的表示,“大师兄放心,清珏最乖了。”
  谢宗主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瓜,“听话,师兄很快回来。”
  顾怂怂:弱小,可怜,又无助。
  *
  系统刚回来就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捂脸叹息,傻乎乎的崽儿呦,没了爸爸你可怎么办?
  出门会不会被骗?走路会不会平地摔?会不会被老巫婆喂毒苹果?会不会被坏叔叔引诱?
  唉,家里有个傻崽儿可真是太难了。
  系统自导自演给加了不少人设,演完一出大戏后才算作罢,崽崽傻归傻,可老父亲也不能放任不管,操心劳力四个字就是为他量身定做,他不辛苦谁辛苦?
  系统摇头晃脑一阵自我感动,把现阶段所处剧情的文案拿出来仔细研究,琢磨着怎么让没了记忆的傻崽听话干活。
  【他,鬼域之王,阴沉嗜血唯我独尊,却在见到她后收敛锋芒;
  他,北疆妖王,霸道粗狂不可一世,却在她面前撒娇邀宠;
  他,仙宗剑尊,高高在上深不可测,却只为她一人敞开心扉;
  他,魔界至尊;他,温柔医者;
  还有他,他,他……
  绝美少女不慎闯入不属于她的世界,他们之间将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哦,我的老天鹅啊,看这文案,简直让统统尴尬的想狠狠的踢监管局大佬的屁股。
  系统接受完剧情后抖抖不存在的鸡皮疙瘩,上蹿下跳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他以为这种剧情只存在于历史中,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亲自参与,真是太令统震惊了。
  崽啊,你三师兄可是这众多“他”之一,你要不好好干活,你三师兄可就清白不保了,你忍心看到他变成剧情里写的这样吗?
  更可怕的是,现在这个世界的女主,和剧情里的女主,她不是一个人,谁知道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想走什么路线,万一她想开后宫,你师兄哭都没地儿哭。
  堂堂玄离剑尊,苦了吧唧的祈求一个女人的怜爱也就罢了,竟然还可能委曲求全和一二三四五甚至更多个男人共享一个爱人,你听听你听听,这像话吗?
  崽崽啊崽崽,为了你家师兄的清白,咱们一定不能消极怠工。
  系统打起精神,看着坐在玉床上无聊到掰手指的小娃娃,沉思片刻最终决定也变成小孩子。
  直接在识海中说话会把人吓到,变成大人可能会被误认为坏人,要是变成小孩儿还被排斥,那他可就真没办法了。
  顾清珏百无聊赖晃着脚丫子,回头看到窗子上多了个和他很像的小孩儿,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天啦噜,在有了两个爹之后,他的兄弟也找过来了吗?
  小孩儿瞪圆了眼睛,手脚并用爬到窗边儿,抬手在系统身上戳了戳,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后期待道,“除了两个流落在外的爹,一个流落在外的兄弟之外,还有其他人会找来吗?”
  系统:……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不愧是爸爸带出来的崽。
  系统在自己身上加了好几个隐匿气息的法诀,确定隔壁正殿的人发现不了他,这才眉眼弯弯跳到床上,“我叫系统,你可以叫我系统爸爸?”
  顾团子狐疑的皱起眉头,“你是我的兄弟,为什么没有随我姓?”
  “你可真是个话题终结者。”系统忍不住磨牙,为了避免话题跑偏直接开门见山,“知道吗,你三师兄很快要有喜欢的人了。”
  “三师兄要有道侣了?”顾团子难以置信的看过去,确定他们家三师兄平时除了修炼就是帮自己出气,根本没有时间找道侣,于是很坚定的反驳道,“不可能,三师兄明明闭关去了,大师兄刚说过,你骗不了我。”
  系统心道有戏,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继续说道,“很快要有,又不是现在就有,玄天宗不是要开始招新吗,你三师兄的心上人就在这届的新弟子里面。”
  “真的?”顾团子将信将疑,万一三师兄真的有了心上人,身为师弟他得给师兄把关,不能让师兄被人骗了,“那你知道三师兄的心上人是谁吗?”
  “当然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能瞒得住系统爸爸。”系统故作高深的点点头,待小孩儿眼巴巴的凑过来,然后痛心不已的唏嘘道,“你三师兄也是个可怜人,他喜欢的那个女弟子想修剑,却没有修剑的天赋,你师兄为了讨她欢心,甚至将自己的剑骨剥出来送给她,若他们二人两情相悦,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偏偏那个女弟子转头就和北疆的大妖相亲相爱,弃你师兄于不顾,那叫一个凄惨呦~”
  “她……她既然不喜欢我师兄,为什么还要我师兄的剑骨?”小孩儿脸色发白,在系统绘声绘色的讲述下似乎已经看到他们家三师兄的凄惨下场,“不行,三师兄不能喜欢她,那是个坏女人!”
  “还没完呢。”系统悠哉悠哉晃了晃脑袋,在小孩儿脸上捏了一把继续说道,“你师兄千里迢迢追到北疆,亲眼看到心上人在北疆大妖怀里温柔小意予取予求,怒火攻心一气之下当场吐血,你说惨不惨?”
  顾团子眼泪汪汪的吸了吸鼻子,“他们……他们怎么这样?”
  系统爸爸怜爱的拍了拍自家崽的小脑袋,“北疆那大妖性子很是霸道,如何受得了旁人觊觎自己的女人,当即和你师兄打了起来,可你师兄刚刚剥离剑骨重伤未愈,又情绪不稳血气翻涌,如何是他的对手,到了最后,竟是被心上人一剑刺到胸口。”
  “他们……他们……”顾团子颤抖嘴唇,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他们太过分了呜哇哇哇~”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骄傲):讲故事,统爷是专业的!
 
 
第9章 
  *
  谢宗主将小孩儿安置好,回到正殿看着不请自来的殷明烛,走到主位坐定然后寒声道,“你来作甚?”
  “我把清珏回来的消息告诉他了。”云听澜低声说道,“如果真让他误会那是清珏留下的孩子,那让清珏以后如何自处?”
  魔族和人族不同,他们能使男子受孕,这种事情之前不是没有发生过,小师弟忘了以前的记忆也好,这样就不会再被当年的痛苦记忆所折磨。
  可如果外面传出昭明仙尊和魔尊育有一子养在玄天宗,之后再想澄清就难了,清珏当年将人赶出师门自然是不想再见他,那就趁此机会将事情说清楚,免得这家伙以后再凑上来碍眼。
  他们当师兄的以前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弥补也来得及。
  然而,不等这师兄弟俩再次发难,殷明烛便主动在大殿中央跪下,他自知罪孽深重,可现在心心念念的人回来,让他再和以前一样沉溺于虚幻的回忆之中他真的做不到。
站内搜索: